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十虐『其三知己成陌路』

三虐知己成陌路。玫瑰c梅『伊比利亚后宫传』
前情提要:里奥内尔在战场上对克里斯一见钟情,巴塞隆那有意与马德里皇室示好,里奥得以前往马德里。
于是他忘记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而后者还一直想着他。

塞尔吉奥阿圭罗缩在温暖的炉火边,他已经烤了有一阵子了,但依旧止不住地瑟瑟发抖着,火苗忽远忽近,一会儿扑到他鼻尖处,一会儿好像微弱得要灭了一样。但他没有挪窝,他一点力气或者心情,都没有。
他走了。阿圭罗想着,他离我而去了。
凛冬的冷气吞噬了火光,也吞噬了这个悲伤的异域人。

里奥内尔骑在一匹和他矮小的身材形成鲜明对比的高大骏马上。这和我的小皮埃尔比起来差远了,里奥内尔暗暗思忖,它是巴塞隆那最温顺最好的马,不,是全欧罗巴最好的马。
可惜它死的那么早,它还那么年轻。里奥内尔垂下头,两条略短的腿有节奏地敲打在马腹上,身前马的鬃毛迎风而起,刮得他裸露的手背痒痒的,清脆响亮的铃铛声撕裂了冷风,让里奥内尔更加不安起来。
他会喜欢我吗?克里斯的身影在脑海里渐渐清晰。
他喜欢我吗?他甚至都还不算认识我,何谈喜欢。
里奥内尔使劲摆了摆头,他为自己有这种少女的思想感到可笑又懊恼。赛斯克骑在身后的一匹白马上,他哼着家乡的歌谣,随着韵律愉快地拍着手鼓,其间夹杂着几句带有巴塞隆那口音的话语,里奥内尔波动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睡意也闯入神经,断断续续的嚼着忽大忽小的歌曲,他的头一点一点,最后伏在马背上睡着了。
再见,巴塞隆那,再见,父亲。再见,养育我的故土啊,再见,朋友们。
安息吧,杰拉德,安息吧,逝去的兵士们。

里奥内尔没有记起那个和他从小玩到大的身影,那个什么时候都陪伴着他的男人。不知道他是故意遗忘了,还是被即将见到克里斯的激动情绪叨扰,总之他没有和他道别。
塞尔吉奥阿圭罗的名字他以后总会想起来的,不过不是现在。
他更在意克里斯是否还记得他们战场上初见的情形,他是否愿意接受自己。里奥的两颊通红,是被冷风吹的。

阿圭罗惊醒了。他望着渐趋熄灭的红光,长叹了一口气。
里奥内尔走到哪儿了?他还能见到他吗?
不过他很快又睡着了,不知是大自然还是谁重新燃起那束火焰,暖意笼罩在阿圭罗周身。
就仿佛里奥内尔温热的臂膀,把他紧紧环进怀里。那么熟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