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malec重症患者
岑哥的迷妹
同人文生产者也是搬运工
我爱yamada和岚

智取九门山的三种日常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智取九门山果然适合这种欢乐日常。
以后就写小甜小虐,少碰大虐大悲。
少写国破,多写家有喜事。

前情提要:九门山由八个土匪头子坐镇,一日张启山绑了齐铁嘴上山,土匪窝里不平静啦!

九门山日常搓麻将
陈皮上山前在码头上和老板当家的们没少切磋,也是有点瘾的。上山后金刚们也是各有各的花招,在搓麻这一日常娱乐项目上,陈皮是说赚不是,说赔也不是,常是今夜赢个满盆金银,明夜又输个丁点儿不剩,他又不是个爱存钱的,自是偶赊着账,长此以往,大家也不太爱带他玩儿了。
自搞上副官后,陈皮却又受到了欢迎,缘由啊,还不是因他给人点了炮,输了钱,屁股后头有个给钱的嘛!
陈皮『今晚老子就没胡过一局!真他娘的扫兴!』
三娘『莫扯皮子,乖乖给钱!』
陈皮『待会儿一定杠上开花打的你们落花流水!』
五爷九爷『别废话!』
旁边围观的嗑瓜子佛爷加被喂瓜子的老八『快给钱!』
陈皮『……日……日山』说罢都不敢抬头看眼那张副官。

副官倒是没犹豫,从自己腰包里掏出碎钱扔给各家,各家自是满心欢喜,接着又开下一局。

是夜。
副官『今晚谁在上面呀?』
陈皮『老子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九门山日常开例会[亲切地撕逼]
土匪窝里头这大佬一多啊,免不得常在鸡毛蒜皮小事儿上起争执,但顾着面子又不能撕破脸皮,大佛爷位高权重一届军阀,二当家的红爷是长沙城的名门望户里出来的,各金刚也是八仙过海。即便做了土匪,遇事也都要讲道理是不是?
不是。

五爷『三寸钉又胖了!!!天天就是你跟那儿拿着大骨头小翅膀的喂,嘴刁的不得了了!如今肥的袖子都揣不下它,你还不磕头认错!』
九爷『你可省省吧,每次我让三寸钉去跑跑跳跳减减肉都是你拦着,美其名曰小宝贝儿伤了筋骨怎么办,现今赖我宠你家小宝贝啦?莫在这胡搅蛮缠!』

八爷『我要下山!!!!』
佛爷『不准。』
八爷『你……你……你没的道理讲!』
佛爷『有,咱俩床上讲讲好伐?』

陈皮『山儿我们吵点啥?』
副官『不造。』
陈皮『那香一个』
副官『香你娘的香蕉皮』

其他不参与例会的二爷三娘三爷六爷继续日常娱乐项目。
搓麻将。

九门山日常摆宴席
土匪们除了下山砸窑外还喜欢干嘛?搓麻?啊不是。打群架?啊不对。难不成是一群人撒酒疯啦?正是!
威虎山摆百鸡宴,九门山人没那么多,又不喜欢吃鸡[有的人是平日吃多了],就各家各做几道菜拼到桌上去,各家再盛上各釀的酒,金刚们并喽啰胡乱吃吃喝喝,大家心里头都舒坦得很。

八爷『来,佛爷,我敬您一杯!』
佛爷『嘴嘴就你釀的这酒,别说一杯,十杯百杯的都不够我打牙祭的。』
八爷『哦呵呵。』
今晚第一个倒下的,张启山。

陈皮『今晚吃多了,不想喝酒。』
副官『你喝不喝,不喝我嘴对嘴喂你!!』
陈皮满心期待的张开了嘴。
一坛子烈酒给直接扣脑袋上了。
今晚第二个倒下的,不因醉酒因重击晕倒,陈皮。

三娘『二爷我敬你』
三爷『二爷我也敬你』
六爷『二爷,喝!』
酒过三巡,三人倒下了。二月红巍然不动,笑弯着眼看着面前倒下的三个金刚,不紧不慢继续给自己添酒。

五九在干嘛?
在撒酒疯。
五爷『好你个解九!!!你敢给三寸钉喝酒啦!我跟你拼啦!』
九爷『明明是你醉了给它灌的……诶你手给我放下去,脚……脚下去!狗五我是不是给你脸!』
三寸钉摇摇晃晃,摆着小尾巴,一头撞到南墙上去了。

愿月圆人不散,愿国安家兴泰。齐铁嘴叹了口气,瞅着把他绑上山的张大佛爷,心里默默念叨着。

虽然我是个坑神
但我多次再回顾之前写的四副文
心里还是暖暖的
不悔萌这对 不悔为他们笔下生花

老鹿圆
二鹿冷
三鹿基

冥九地:

刷帖凑数。

鹿家三兄弟。

老鹿圆
二鹿冷
三鹿基

冥九地:

刷帖凑数。

鹿家三兄弟。

想了一个盾铁的脑洞
队长是大学橄榄球队的王牌四分卫,妮妮是个不起眼但极其聪明的计算机工程学生。
受到全校女生甚至男生青睐的帅气四分卫却唯独看上了一个书呆子,两人在相处的同时,队长的外向阳光也让妮妮的性格和处事态度发生改变……最后队长进入州队打球,妮妮也对学业开始更深入的研究。皆大欢喜。

主要想写出那种校园青涩又热辣的爱恋 一方暗恋一方明恋的动人心魄 啊 但我没有这个文笔。哭泣。

那不勒斯四部曲第二部。
对于我喜欢的书,我往往要么是一晚上读完,要么是时刻想着念着,但偏不去翻开它,于是拖一个月也是常有的事。
这次便是第二种了。

回归了!!!高考结束!!!
粉是直线的掉啊!我考虑下填哪个坑先哈哈哈
爱你们❤

高考倒计时100天,暂时卸载LOFTER,小伙伴们我会想你们的,考完当晚就下回来。
希望未来的一百天里我爱的cp都发糖,我爱的太太都高产。
希望我能不悔12年寒窗,能金榜题名。
2017届加油,必胜。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
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
岁月催人老
风月花鸟一笑尘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