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四副一八』猫与郎13【大甜饼】

这是今天的产出,纯粹的甜文,没有什么剧情,就是一嘴糖 。算是猫与郎故事进入下一阶的关卡【鬼比喻】。
那么,明天开始正式闭关啦!舍不得大家😭😭小伙伴们,再见啦!

————————————

七夕夜。
陈皮现在变了猫样也没法回府去,若是告诉了管家这是你们四爷,神经脆弱的老人准保又吓昏过去。眼下没地儿去,只得回公馆了。副官示意陈皮跟上,接着向现下肯定十分繁华喧闹的长街走去。
走了十几米,回头却不见陈皮。果不其然,那死猫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伸出爪子向副官做了个勾引的手势。
不抱爷就赖这不动了,十斤糖油粑粑也没用。

皮皮猫嘴里含着黏糊糊的糖油粑粑,脖子上挂着糖串儿,舒舒呼呼躺在副官怀里,再看副官,左胳膊挎着各种零食袋子,右胳膊垮着小肉干小肉脯袋子,就差头上顶个酒壶了。他也没法,不能当街把陈皮扔到地上,爱猫人士肯定会第一个冲出来指着他鼻子骂他。于是咽下一口恶气,赶紧回家了事。
七夕夜的长街十里红灯笼,悬在各家小店小铺门外,街上人挤人,平时没空约会的男男女女都相约而出,有的是在挑选礼物,有的美食塞满嘴,有的听戏,有的跳舞,也有的,是向城外方向走去,今夜那里有放孔明灯的活动。
皮皮猫吃饱了,看着向城外鱼贯而出的人们,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愧疚,他本想着带日山去放孔明灯,然后趁机给他说一段准备好的情话,顺便就可以解锁新的姿势了。对,他是对自己挺愧疚的。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他恶狠狠啃了一口项上挂着的糖块儿,重新缩成舒服的姿势去了。

到了公馆门口,正撞上佛爷八爷,副官赶紧低头,他知道八爷一定脖子上都是痕迹,衣冠不整,佛爷一定神清气爽,多看一下都要被扔眼刀。
佛爷先跨上自己的高头大马,然后把伸出手的齐八也搂上来,齐八还没坐稳,就吓得哎哟哎哟连叫一串,被佛爷拍了屁股,不出声了。
“副官!我和八爷去城外的度假村过一晚上,明天正午前赶回来。”佛爷拿了马鞭,转身对着马屁股后面还低着头的副官说道。
“不准让陈皮进我卧房!”说罢搂着八爷腰,绝尘而去。“佛爷你慢点骑哟——”齐铁嘴嚎叫声也远去了。
多谢提醒哈!皮皮猫阴险一笑。

副官刚把陈皮放下,一溜烟就跑没了,他大叫一声不好,定是撒野去了!他赶紧丢下买的东西,跑到卧房,见门已经虚掩一缝,正好能让猫通过。推开门,杂乱的景象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陈皮先在地毯上走猫步,接着跳到真皮沙发上乱蹭,然后又蹦到佛爷书桌上在每张摊着的纸上留下足迹,没错,脏兮兮的足迹。
床褥已经皱巴巴的了,不过副官不敢确定这是陈皮踩的还是佛八二人滚的。虽然收拾床铺不是他的责任,但副官还是给赶紧收拾好了,因为下人们都出去过七夕去了。佛爷床大,是由平常还要睡个八爷在此,被褥又厚重,整理完已经把副官累的头冒汗,他转过身来,气鼓鼓刚欲去收拾陈皮。就见陈皮衔了枝花,高昂着头,十分浪漫地卧在客房地毯上。
副官白了他一眼,走过去张开手,陈皮把花放到他手里,那是佛爷花瓶里的郁金香,国外的品种,自是十分好看的。陈皮用后脚站着跳起舞来,一脸得意洋洋。
然后被手执鲜花的副官一把捞起,扔出卧房。

副官收拾完那堆烂摊子时,月已高悬了,他走出房去,差点被窝在门口的陈皮绊倒,陈皮累了一天自是十分困倦,已经入了梦乡。副官擦了一把汗,把陈皮抱起来,好像比早上沉了,肯定是吃了一堆美味的缘故!他也不管陈皮是不是睡得很沉,给他肚子实在地怼了一下,寂静的公馆霎时响彻着凄惨的猫叫。

“不许和我睡一张床,我之前说过了。”副官把死抓着枕头的陈皮扔到地上,皮皮猫可怜兮兮地呜呜装哭,眼里亮闪闪,副官翻着白眼对他吐舌头,不予理睬,转身躺下,合眼。
皮皮猫哀叫半天,见是没办法了,困意也爬上脑,便不再折腾,闭了眼蜷在墙角入梦去。

次日早晨,皮皮猫发现自己在副官身侧醒来,身上还盖着被子,垫着枕头,身旁人均匀地呼吸,眼皮微微颤动。
“啾!”副官get了一个早安吻。

哎,这小子果然是得意忘形了。早已醒来实则在装睡的副官趁皮皮猫转过身去,咧了嘴角笑了。:)

tbc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