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磨坊文札 夜记

第一次这么热爱一本散文,其中组成的每一篇,每一个段落,每一行文字,每一个标点。我都从中嗅到百年前的墨香,那个年轻而热烈的法国男子,坐在一片又一片薰衣草中,在漫山花香里,烙印下这些他从心底里挖出来的文字。
都德,了解甚少,单记得最后一课,韩麦尔先生,小弗朗士,这便是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了。想想也很正常,一个距我二百多年的写散文的家伙,我怎么会感兴趣呢?
我错了,大错特错,散文远远比小说更能抓住人心,更能逼出泪水。只是一个个小故事,却是藏在大篇幅极尽完美的描写后,让我身临其境,感受到那些从未有过的异域风情。
一座磨坊,一匹小山羊,一袋麦子粉,一对老年夫妇,一位神甫,一个美丽的姑娘,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短笛手,一个年迈的水手,一艘沉船,一位不拘一格的县太爷,一朵薰衣草,一架风车。
一个年轻可爱,热情真挚的法兰西绅士,都德。

还有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形形色色的人生憾事。
我只希望我读的越慢越好,越慢越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