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伊比利亚后宫传『梅苏特自白』

罗戴厄,猪厄,轻微猪波。
中世纪初西方宫廷AU 节选。

梅苏特厄齐尔在恍惚之中好像听到克里斯在笑。
克里斯的大笑是刺耳的,让人挺久了感到厌烦,可梅苏特却很喜欢听克里斯笑,他还喜欢伊比利亚国王的笑容,克里斯无疑是个迷人且明媚的男子,他将所有情感尽诸展现在脸上,丝毫不遮掩,所以梅苏特知道克里斯的笑是发自内心的。
而巴斯蒂安却不。待在这个日耳曼男人身边这么多年,梅苏特敢说连他的情人卢卡斯都摸不透巴斯蒂的性格,他喜怒不定,上一秒风平浪静,下一秒就可能狂风骤雨,波涛汹涌猛然拍打在梅苏特身心上,这令他感到难以遏制的恐惧。

所以按照既定的顺序该杀死克里斯的时候,梅苏特犹豫了。
他从被褥里钻出来,掏出那把悉心藏在袖子里的锋利匕首,朝着枕边人克里斯胸膛戳去时,他的手悬在半空,匕首尖离那滚烫的心脏只毫米之差,而克里斯打着呼噜,察觉不到危险。
梅苏特突然觉得,在伊比利亚的这些日子里,他才是真正的感到愉悦。自从克里斯将自己带到身边,终日与自己纠缠不分,连曾经受无上尊宠的王后里卡多都望尘莫及,克里斯的笑声话语萦绕在梅苏特耳畔,他感到很快乐。
活了二十多年,他终究是遇到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了。

梅苏特仓皇逃走,甚至把匕首都落在了枕头上。他冲到偏宫叫醒熟睡的巴斯蒂安,后者一脸兴奋,以为梅苏特得手了,可结果却恰好相反,巴斯蒂安恼怒至极,他狠狠揍了梅苏特一顿,但是还是无奈带着他连夜出逃了,王宫已然危险,骑士团长安德烈也发觉了异样,不走来不及了。

梅苏特躺在柔软的垫子上,虽然马车颠簸可却轻飘飘极为舒适,他的眼睛挤出一丝缝隙,瞅着星空,高烧让他神志不清,可他发誓自己听到了克里斯的笑声。
那笑声让他安宁,虽然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听到了。
梅苏特审问自己的心到底有没有变化,直觉告诉他没有,他仍爱着巴斯蒂安,且依旧会完全服从巴斯蒂安的命令,这毫无疑问,巴斯蒂安是他的命。

可梅苏特分明将偏过头去,极不舍地瞧着渐远离去的马车轮轧出的泥土路,那路的尽头,是马德里王宫,那王宫里,有个让梅苏特永生难以忘怀的男子。
梅苏特长叹一声,任由病魔将他拖入梦魇的深渊。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