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智取九门山『梦魇』

停更两天。😏😏
这章要引入本文正题噜。前方四副捉奸在床预警。

上回说道佛爷惊醒发现铁嘴不见了,齐铁嘴其实就是大半夜尿急加上肚子饿得实在难忍,遂扔下熟睡的佛爷寻出门去。
要说九门山古城内部结构大,其实也不然,无非就是那么点儿地儿,但到底齐铁嘴是个皮子,出了门就不知道怎么走了,这佛爷的卧房和金刚们各自休息的房间是在两个不同的方向,且都是独立体,佛爷房间在大殿后头,而狗五解九三娘等人房间则在更远处,黑背老六直接睡在山半腰的小木屋里,虽说离得远,但弯弯折折散在各处,对于半梦半醒的齐铁嘴是个迷宫一样式儿的。[皮子:新兵儿]
他先找到茅房,方便完了出来就去找厨房,肚子一直提抗议,也是,一天都没吃饭了,可左拐右拐怎么都找不到,中途还遇见几个守夜喽啰搬浆子玩儿牌,忙闪到一边,他是多长了个心眼儿,不敢与这些不知底儿的土匪们打照面。
冷风一吹,他突然一激灵清醒了些,炮楼就在身后不远处,要不要跑?齐铁嘴陡然想起这个问题。
跑,有可能会被岗哨抓住,也有可能不然,不跑,就要被逼着做土匪了,要干那些杀人放火之事,这与他平时的操守是自相违背的,这下辈子投胎要倒大霉的。
但他突然想起那个姑娘并那女娃来,不能把她们留在这里,要走也要带她们走。他想起女娃的爷爷是个慈祥的老头,姑娘的父亲又是村里德高望重的铁匠,对他也都是极包容的,如今,如若没被佛爷杀了,定在思念她们罢。
罢了,暂且不逃,齐铁嘴拿定了主意,等做了这第八金刚,总有机会带她们下山。于是齐铁嘴又转入另一个巷子,寻那厨房去。

最终还是没给他找见,困劲儿又上来了,天已经褪了黑衣,喽啰们也换了班,齐铁嘴跌跌撞撞去找佛爷卧房,转了三道弯,竟是些挂了大铁锁的破木门儿,他气的直骂,眼睛慢慢闭了,终于在快倒到地上的时候找到了那门儿,推开就往床上躺去,倒下瞬间进入梦乡。

不知睡了几个时辰,齐铁嘴感觉身上压了个重物,他闭着眼极气愤地把那重物掀到一边,却又被压上来,反复几次,齐铁嘴受不了了,“佛爷您省省吧!才几点啊!”
那重物瞬间就自己下去了。接着齐铁嘴就被一脚踹下床去。
“妈了个巴子的,你他娘的怎么寻到这儿来的!”不是佛爷的声音,齐铁嘴趴在地上想着这声怎么这么熟悉,醒悟过来时就惊得睡意全无了。不是别人,这是陈皮的声音!
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齐铁嘴憋住哭声儿,他闭着眼睛缩在地上,就听床上悉悉索索的,另一个声音抱怨道“大早上的别他娘的吵吵!”
这副官怎么也在这里,他俩什么关系!齐铁嘴受到了惊吓,直窜了起来,就见床上陈皮光着膀子怒视着他,副官闭着眼睡在另一边正在那咒骂,陈皮已经从枕头底下掏拐子了。
齐铁嘴噗通就跪那儿了,一是他实在怕那铁玩意儿,二是他饿的两眼昏花加上这么一吓眼前一黑。副官听见声响也睁开了眼,和陈皮一起看着他。
“滚。”陈皮冷漠一个字,副官则把被子往身上胡乱就裹,一边嘴里骂着枕边人,脸气的通红不说,下一秒就是一拳狠狠砸陈皮鼻子上。陈皮习惯了副官的起床气,他挨了一拳也不说别的,始终怒视着铁嘴。
“滚!”不发声只口型,齐铁嘴屁股着火般地跳起来就夺门而跑,门里面又是你娘我娘的乱骂一通,齐铁嘴只想赶紧逃离,自己和这俩狂暴分子睡一张床上,居然没死!大恩大德啊老天爷!
齐铁嘴浑然不知道他俩为何要睡在一起,只道是两人臭味相投估计半夜会梦游打人,睡在一起可以互相揍对方,做着梦就来个比武大赛。
他顺着自以为的原路返回,走过一个弯时撞上了个人。

来人是穿着戏服的二月红,但是没化戏妆,手里牵着同村的那个女娃娃,女娃娃嘴里叼了个大包子,止不住的嘻嘻哈哈。二月红见是齐铁嘴,便往后退了一步。
齐铁嘴摸不透这二爷的性格,他看出老六的杀气,老三的阴险,陈皮的暴虐,但是不懂老二,二月红像是这个土匪窝子里次于张大佛爷的领军式人物,他沉默寡言但下手果决,如果他要反水,胜算有多少,齐铁嘴揣测着。
女娃见是齐铁嘴,登时就不笑了,嘟着嘴拉着二月红往回走,齐铁嘴知道她肯定看不起他,自己这么胆怯懦弱,能有几个人瞧得起呢。但转念也佩服起二月红的品性来,想是很会哄孩子。
“我领着娃娃去吊嗓子,”二月红回过头来解释道,“你不必担心。”他读出了齐铁嘴眼神中的意味。女娃脾气很倔,正眼不看他,跳着脚让二月红带她走。
齐铁嘴拱了拱手,“佛爷……”他难为情地说,“他卧房在哪?”
没想到二月红大笑起来,他指指不远的大殿,“就在那后头呢。”齐铁嘴尴尬地想找个地缝钻了,无奈自己个头太大,于是他匆忙言谢就转身回卧房去。
身后传来二月红清丽的嗓音和女娃娃咿咿呀呀的学唱。

齐铁嘴冲进卧房,往床上一躺,刚要睡回笼觉。突然觉得身边好像没有什么声响,他缓缓睁开眼,佛爷闭着眼睛,鼻子里却好像没吐出一点声息来。
他有些怕地伸出两根手指叹向那鼻子下端,过了数秒,这才惊恐地发现,佛爷没气儿了!齐铁嘴也没停歇,扑上去就摇那张启山,又是抽嘴巴子又是按胸,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捏开佛爷眼皮,瞳孔还没散,身体也没僵,估计是昏迷了。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佛爷突然睁开眼,一把掐住半跪在他身上的齐铁嘴,恰好掐在脖颈处。他着魔一般地扭动身躯,好像身下一团熊熊烈火烧的他发狂,手劲儿也在加大,“时间不多了,不多了!”张启山仰着脖子哀嚎,像具走肉一般。
齐铁嘴只觉得自己快要灵魂脱壳,慢慢放弃了挣扎。在生死一瞬间,他突然想起父亲说的话,于是一膝盖顶到张启山胯下要害处,张启山吃痛,放下了手,齐铁嘴趁机跑了出去,转身就把门给锁了,死抵住门,张启山扑到门上和他相持,齐铁嘴大口喘着粗气,他觉得自己可能尿都吓出来了。
靠着门转过头想去寻援,就见方才还面容平和的二月红突兀地立在他眼前,手里攥着一把刀子,迅速向他扑了过来。

齐铁嘴能否躲过这一劫,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19)

热度(61)

  1. 吃一八的小耗子香荀令 转载了此文字
    四副在做什么羞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