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智取九门山『孽命』

上回说道那尖头跑了,而齐铁嘴听闻之后却异常开心,要说这齐铁嘴确实不是个平凡农户,本来祖上就是算命世家,落到他这辈儿时虽不再那么兴旺但到底可以靠算命来养活自己,可谁知他每到一个村支摊子都会被土匪掀掉,他知道这是命。于是干脆跑到个穷乡僻壤做小农,即使每天各种怨言但起码能保条生路。
万万没想到啊,那天忘了掐指一算,竟漏了自己被大土匪绑上山这样的噩运。可总归留了一手,他深知这个村尚未被土匪砸窑,随时可能有危险,于是早早在一进门靠边的架子上放了个盆儿,并告知一个他最亲信的人如果自己遭遇不测,变会往那盆里扔个物件。他在被副官扛出门前,将自己的护身符,一尊小小的弥勒佛扔到那盆儿里,而方圆几十里唯一可能下榻的土匪,只有张大佛爷这一伙人。[砸窑:打劫]
那个他亲信的人是他堂哥,叫齐枯的,平常走私大烟草卷子什么的,与胡子有些来往,每周都要回来看铁嘴一次,他自己也没想到他哥回来的这么快,想是看到他留的信号,速速就赶来了。幸好佛爷不知道他姓齐,得亏他有个卖大烟的好哥。
他当然知道土匪找上门来的原因。他表面上是算命先生,背地里却精于倒斗的勾当,道上的人叫他齐仙师,原是因他定的方位,十有八九都是好墓。而九门山后山,确确实实有一处好斗,正等着人去开启。佛爷方才一席话语,让他打个激灵,这土匪也是道上的人,捉了他来无疑就是让自己给他定穴位,好下铲子罢了。
不过这佛爷却与想象的霸蛮不一样,他倒很客气,但土匪终究是土匪,不是好人。不能帮。

佛爷脱了睡衣,一身腱子肉露在齐铁嘴面前,腰上两道竖着的伤痕,刀伤,锁骨上一个浅印子,枪伤,胸前细长条一黑道儿,还翻着皮肉,这是……齐铁嘴一哆嗦,认不出了。
“好看吗?”齐铁嘴还恍惚呢,张启山笑盈盈地在他面前摆摆手,“不……不……”齐铁嘴赶忙别过脸去,思索这伤痕究竟是为何物。
“副官,过来。”副官匆忙上前,佛爷对他耳语一二,便点头应了,给佛爷披了褂子,瞟了齐铁嘴一眼,“在这儿待着,我和佛爷去找那尖头!”齐铁嘴哪敢不应,找了个角落缩起来。
张启山在门口冲齐铁嘴挥挥手,“回来再与你细说。”便与副官走出门去,随后便是咔咔落锁声,三下,这道门有三重锁!
“我靠,不至于吧!”齐铁嘴拿头撞墙,这下堂兄如何来寻他。埋在胳膊里睡觉算了,昏昏沉沉竟有点乏,还真就睡了。
“小桓,小桓!”齐铁嘴听见声响,他睁开眼,父亲!?是梦,他马上了悟,但那么真实的父亲就站在眼前,戴着方边眼镜,错综的皱纹在他眼角伸展。父亲很少托梦给他,“父亲,有何教诲。”他毕恭毕敬,但眼睛却湿润了,父亲在十几年前去世,遗憾没能伴他垂暮。
“小桓,你信天命,但你也要信自己的命,如若强行改命,害人,更害己!”父亲一改往日慈眉善目,变得异常威严,“那里,那里有你毕生寻求的东西,不可错过!”他向远方迷雾里指去,白雾散开,幻化出个人的背影,那人脱下身上军装,露出血肉模糊的后背,血的腥味直冲鼻腔,男子转过头来,正是绑了他的,张启山!
“父亲,父亲!”父亲摇摇头,张启山伸出手,父亲走过去与他交合在一处,遁入雾朦之中。

齐铁嘴猛地抬起头,他满头是汗脖颈酸痛,佛爷和副官还没回来,自己是缩在角落睡眯瞪了。可那梦,到底何意?张启山身上有什么秘密,父亲的意思是……
就在这时急促的敲窗声打断了思绪,他转过头,分明看到他心心念的堂兄齐枯,正焦急地往屋里瞅,手上也不闲着,试图扒开窗户缝儿。“哥!哥!”齐铁嘴张嘴大呼,冲到窗前,那窗是从里面开的,解锁比想想容易,他推开窗户。
刚欲说话,齐枯却直挺挺地向后倒去,胸前碗大个洞,眼神惊恐,已经死透了,佛爷站在身后,扛了个火炮,瞄着齐铁嘴,“别想逃。”他仰天大笑,身边的金刚们也都举着拐子,直指他眉心。
“不!”齐铁嘴大吼一声,眼泪刷地掉下来。从噩梦中惊醒了。

“齐桓!齐桓!”是堂兄压低嗓子,又是梦吗?齐桓绝望了,门口传来轻微地开锁声响,过了一会儿,锁开了,齐枯冲进屋里。齐桓呆呆地看着他哥,终于知道这才是现实,他抱住他哥的腰,“你可算来了,可算来了……”
“快走,守卫的人都不见了,赶紧走!”齐枯拉起齐桓,跑出卧房冲进夜色。拐了几道弯,走过几个穿廊,奇怪,一个看守都没有,这是在匪窝里面吗,或者……
齐桓冷汗都给吓出来了,一定是这样没错,他还想和佛爷耍小聪明不成?中计了!中计了!

“夫人,您要上哪去啊这是?”夜幕中,一把短刀横在脖子上,铁嘴用余光扫见那匕刃,倒映着阴惨惨的月光,和副官苍白的脸庞。[滑:跑。]
“妈了个巴子的进了这九门山还想滑,见阎王去吧你!”一个铁弹子朝着齐枯的脑门飞来,从后脑勺穿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鲜红色,齐枯摔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瞑目。
“小空,跟你陈爷爷玩儿?”陈皮拿了个黑罩子,套在已经痴傻的齐铁嘴头上。齐铁嘴在窒息中哀嚎痛哭,浑然无人应。[小空:外行。]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14)

热度(60)

  1. 奉孝的女人香荀令 转载了此文字
  2. 吃一八的小耗子香荀令 转载了此文字
    要开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