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热血高校/鸦零】【伊崎户梶】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的一篇双军师

双军师好吃哭😭,鼻血,呜哇!

池_未完进行时:



一篇不知道起什么名字的双军师。。。话说回来伊崎瞬和户梶勇次这对CP还是我的入坑初心⁄(⁄ ⁄•⁄ω⁄•⁄ ⁄)⁄超级喜欢II里面两个人的相视一笑什么的XD虽然写着写着有点不太对【? 总之....我写完啦不管啦XD祝食用愉快X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男人就该赤手空拳这句话,听起来分外帅气。同样的,是男人就单挑这句话,说出来也让人格外气血上涌,尤其是在不良聚集的铃兰,精力过剩的少年们听到这句话,总是热血沸腾恨不得冲出去挥上两拳。


然而就是在铃兰,有两个人近乎默契一样地对这句话嗤之以鼻。


无论以什么样的办法,能赢就好了。无论什么都用单挑解决的话,还那么努力当老大收小弟干嘛?两个人都这么觉得。


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户梶看到躺在路边泥泞里的人时,脑海里就这么一句话。


一身校服破了好几处,白色汗衫上满是泥泞和不知是谁的血,露出的手臂也挂了几道彩。男人躺在泥水里,连一向威风的金发都被泥水打湿了紧贴在带着淤青的脸上。


“啧啧,这不是我们GPS的军师嘛。”户梶说着摘下嘴里的烟,踢了那个人一脚,“喂,还活着吧?”


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伊崎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吵死了......想看笑话就看吧。”


“啧啧。”户梶还真老大不客气地蹲了下来,看了看伊崎虽然伤得不轻,不过都是皮肉伤,还没严重到需要送医院的地步。于是继续半是揶揄半是玩笑地说:“居然把我们铃兰的金狼打成了这样,对方几个人啊?”


“黑咲高中的......二十来个吧。”


“看你这样子,对方连球棒都没带?啧,真是小看我们GPS的军师了,我当初派了三四十个人搞你,都还嘱咐他们带球棒呢。”


伊崎只觉得全身上下疼得厉害,刚打完架的肌肉也开始阵阵酸痛,累得他只想睡过去,偏偏户梶在旁边苍蝇一样吵得他不耐烦。“......你想看笑话就看吧。”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伊崎打定主意开始放松准备就地睡一觉。


户梶噙着笑吸了两口烟,见伊崎一动不动,又伸腿用鞋尖捣捣他,“喂,你他妈不是死了吧?”


“你个猪太郎......你吵死了......”


被叫到最讨厌的外号,户梶瞬间炸毛,怒气腾腾地站起来一边骂着“操”一边狠狠地踹了伊崎一脚,伊崎从喉咙里挤出微弱而闷的一声吃痛声,翻了个身抱着受伤的腹部蜷缩起来。


“妈的.......”户梶感觉还不解气,正打算再补上两脚,可是刚好蜷缩在自己脚边的伊崎,被泥水打湿了的头发软软地贴在脸上,不同于平日威风的大背头,这样凌乱的发型下的伊崎,居然让户梶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


什么乱七八糟的……户梶烦躁地晃着头,但抬起的脚最终还是没有踹下去。


这些伊崎当然是不知道的,又疼又累地,居然很快地就无视了周遭情况睡着了。


总不能真丢这儿不管吧。户梶这么想着,又不想给某个侧秃头打电话,于是干脆把瘫软在地上的人捞起来扛在背上准备先带回家。期间不知道碰到了哪里的伤口,伊崎吃痛地呻吟了几声,户梶嘀咕着“痛死算了信不信小爷给你补几脚”,手下的动作倒是轻了许多。


一路折腾着回了户梶家,天都黑透了。户梶爸妈也习惯了不良儿子的晚归,吃过晚饭估计出门拜访朋友去了。户梶也乐得不用解释伊崎的来历,扛着伊崎回了房间。看了一眼背上浑身是泥的脏兮兮的家伙,户梶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把他丢在了地上。


还在睡梦里的伊崎被这么一扔,颠出了一声不满的闷哼。


“脏死了妈的,小爷我的衣服都脏了。”户梶说着脱下校服外套扔进浴室门口的脏衣篓里,瞟了一眼地上那人的衣服,上面的泥都快干透结块掉下来了。户梶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不能忍受自己房间这么脏,于是动手三下五除二把伊崎扒了个精光。


地上的伊崎依旧睡得结实,户梶一边把他的衣服都扔进脏衣篓里一边想着,这要是个女孩子,估计就危险了……


呸!这都在想些什么!户梶奇怪着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然而眼睛还是没忍住往地上的人身上瞟。伊崎的后腰有个纹身,之前打架时户梶瞥见过一小块。这么完整地看见还是第一次,在那人的后腰上,一路向下延伸,最后被仅剩的内裤挡住了部分。


为什么还留了件内裤呢……户梶刚要这么想,忙用力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让自己清醒一些。今天怎么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么想着发现地上那人的头蹭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泥印。


“泥孩儿吗,真是从头脏到脚啊。”户梶这么想着,转头进了浴室放了一大浴缸温水。大概看了一下伊崎身上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口,就这么直接地一下子扔进了浴缸。


毫不怜惜地,一下子扔进了浴缸里。【你是猪吗 【还真是


可怜的伊崎上一秒还沉浸在睡梦里,下一秒就沉浸在了浴缸里。惊醒过来之后在浴缸里一阵使劲的扑腾,偏偏浴缸打滑踩了好几次都不稳,结结实实地呛了好几口水,终于挣扎着站起来时,就看到旁边户梶张着大嘴的惊讶表情。


伊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被扔进浴缸为什么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为什么猪太郎这个白痴会在旁边这个表情时,户梶已经忍不住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崎你刚刚的样子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好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户梶笑得快坐到地上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伊崎一脸的愤怒,指着伊崎笑弯了腰。


下一秒伊崎揪住户梶的手就把他也拖进了浴缸。


“老子让你笑啊——”


“呜啊你干嘛——”户梶没说完的话尽数被摁进了浴缸里,手脚乱扑腾地挣扎着,一拳打到了伊崎脸上,同时膝盖顶到了伊崎的小腿,于是伊崎脚下一滑再次跌进了浴缸,两人在户梶家的大型浴缸里翻滚着挣扎,期间互踹互抓无数次,当最后坐起来时两人都是一脸狼狈。


“尼玛老子好心带你回来你他妈就这么对老子!”


“谁他妈会趁别人睡觉把人扔进浴缸里啊?老子刚刚可是他妈差点淹死了啊!”


“浴缸里都能淹死你也太他妈逊了吧?!”


“谁他妈知道会有你这种人啊?!”


……


就这么折腾了老久,户梶洗完出来的时候,伊崎叼着一片面包就要往他床上爬。


“你干嘛!给老子下来!”


“……我累吐了借你床睡下你别这么小气。”


“别在我床上吃东西啊混蛋!还有你头发是湿的吧?给我吹干了再上去啊!”


“猪太郎你什么时候这么麻烦了?跟个女人似的。”


“你少他妈废话这是小爷的家啊!”户梶说着把正擦着头的毛巾甩到了伊崎的头上,被伊崎一把接住。


确定伊崎有乖乖去找吹风机后,户梶套上睡衣去厨房觅食。显然伊崎已经先来扫荡过一圈,只给他留了一点儿残羹剩饭。户梶骂骂咧咧地吃完,还是觉得饿,又把厨房从内到外扫荡了一遍,发现了保温桶里装着的满满一桶汤。炖汤的食材都被拾掇掉了,就剩一桶纯粹的汤。户梶也不管,咕咚咕咚地就喝了个精光。没喝过的味道,不过倒是挺好喝的。


户梶抹抹嘴就回了房间。伊崎还在吹头发,户梶坐在沙发上随手抄起一本漫画翻着。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奇怪,户梶的眼神总时不时往伊崎那边溜过去。没打发胶的金发在吹风机下乱飞,很柔软的样子。那人一手举着吹风机,另一手百无聊赖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身上穿着的户梶的浴袍松松垮垮,可以看到一大片的前胸和小腹。明明是见惯了的小麦色肌肤,配着那人结实的肌肉线条,户梶莫名地咽了口口水。吹风机的嗡嗡声中,阵阵暖风带来的是那人头发上的味道。一想到那人身上现在是和自己一样的味道,一样的沐浴露和洗发露的味道,户梶居然莫名地有点兴奋。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开始,他就觉得自己的小腹有点发热。而且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难道吃坏肚子了?户梶只是这么想。默默等伊崎吹完头发,接过吹风机收拾自己。然而一直到他刷完牙,小腹的发热依旧完全没有好转的趋势。可他一点都没有肚子痛的感觉啊?而且这种感觉,更像是……


更像是看从三上兄弟那里抢来的小黄书时的感觉啊?


什么鬼……他今天明明没有见过女人啊?一向自诩聪明人的户梶有点糊涂了。


等他从浴室里出来,伊崎已经缩在床上准备睡了。背对着户梶,金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整个人埋在被窝里。户梶突然觉得其实,金发也蛮可爱的?


掀被子的那一刻,户梶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伊崎后腰上的那块纹身。由于刚刚直接把伊崎扔进浴缸里的缘故,现在伊崎的内裤正在阳台上晾着。而户梶以实在太恶心为由拒绝出借内裤,所以现在……伊崎的浴袍下面什么都没穿?


户梶觉得小腹的热度迅速地蹿上了身,烧得他在被子里冒出了汗。


“喂。”本以为已经入睡的伊崎突然翻过了身,户梶吓了一跳,颇有点做贼心虚(?)的意味。


“干嘛?”


“你没关灯啊……”伊崎不满地嘟囔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松了口气但的确松了一口气地,户梶耍起了无赖,“我是主人,我爱关爱不关不关,你有意见?”


意料之中地收获了伊崎的瞪眼,然而这记瞪眼在户梶看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而有点……可爱?


说起来,国中的时候就听说海老冢中学有个传说一样的金狼伊崎瞬,到了铃兰也是斗了三年,现在这样分不清敌友地躺在一张床上,倒是挺有趣的。


那人的脸上还带着伤,被打裂了的唇角还渗出淡淡的血痕。落在户梶眼里带了那么丝挑逗的意味。


伊崎以为户梶打算横到底就是不关灯,无奈地正打算起身去关,猛不丁地户梶突然俯身亲了下来。动作很快,毫不犹豫,快到伊崎还没来得及给他一记上勾拳脑子就直接当了机。


户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伊崎带血的嘴角,淡淡的腥甜味,刺激得他小腹里烧着的那团火更旺了。


“你这个猪太郎你要干嘛啊?!”用力架开了身上的人,伊崎半是惊恐半是慌乱地骂道。


户梶看着那人刚刚被自己舔过的渗血的嘴角,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唇。


“你他妈说话啊?”


户梶很认真地盯着伊崎看了三秒,确定了他没有生气。居然没有生气?户梶开心了起来。


“伊崎。”


“啊?”


“我不想干嘛。”


“你是猪吗你……”


“我想干你。”


 


和朋友喝酒到半夜才回来的户梶爸妈并不知道家里刚刚发生过什么。户梶妈妈去到厨房倒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给户梶爸爸炖的壮阳汤居然被喝得丁点不剩。


“勇次怎么发现的……那孩子喝了没事吧?”


“没事,正长身体的孩子,多补点也没事。男子汉嘛!”户梶爸爸满不在乎地说道。


他们并不知道这汤让户梶成为了什么样的“男♂子♂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避开了关键情节果咩。。。自行脑补吧⁄(⁄⁄•⁄ω⁄•⁄⁄)⁄


 


 附上一张头发湿漉漉嘴角带血的izaki⁄(⁄ ⁄•⁄ω⁄•⁄ ⁄)⁄



 


 


 


 


 


 


 

评论

热度(50)

  1. 香荀令池_未完进行时 转载了此文字
    双军师好吃哭😭,鼻血,呜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