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那个格兰芬多是我的!④『HP AU/一八四副』

不好意思刚才手抖删掉了!麻烦各位再点下热度阿里嘎多!
这章主四副。着力把皮皮写成小坏蛋。

Chapter 4
圣诞舞会在即。
变形课。
“陈先生!是让你变白鸽不是让你变鸡!”麦格教授无奈地看着陈皮手里捏着的可怜小鸡,陈皮倒不以为意,他凑近麦格教授,向右边努努嘴,“教授,您看看他变得什么玩意儿!”
齐桓将高脚杯变成了一只不停往下掉羽毛的……高脚杯。没错,什么都没变出来!麦格教授插着腰,“齐先生!善待你的杯子!”然后当即施了个还原咒,齐桓吐吐舌头,狠狠瞪了陈皮一眼。
等麦格走回讲台,齐桓往陈皮身边挪了挪,“喂,小皮!”他故作高深,推了下自己的掐边圆眼镜。陈皮握着鸡脖子,小鸡可怜地想发出点声音,无果只得扑棱翅膀。“干嘛!”陈皮翻个白眼。
“想好舞会找谁了吗!”齐桓操着嘲笑的腔调发问。
朋友,有舞伴了不起啊,微笑微笑微笑。

“丫头怎么样?”齐桓朝教室后面伸脖子,叫丫头的女孩是个普通的赫奇帕奇学生,和他们一届,留着齐肩中短发,眉眼文静,正在专心致志地整理着笔记。奇怪的是,这个丫头就叫丫头,没有姓儿,教授们直接叫她“Ms.girl”,渐渐大家也就习惯了。
陈皮不说话了,手里的鸡趁机挣脱出来,跳下桌子跑了。
“我知道你喜欢她。”齐桓语气也不再挑逗,有点哀伤似的,“主动问问人家啊!”
“问屁啊!算了!”咒骂一声,惹得周围格兰芬多的学生纷纷侧目,见是陈皮骂的,又赶紧转头回去倒腾自己的高脚杯去了。陈皮脸也涨得通红,把齐桓撂在原地,低头去寻自己的鸡。

丫头是陈皮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他脆弱不堪的心灵曾经被这个姑娘美丽的笑容治愈,他有过很多幻想,不现实却梦幻。
可一切都被那次张启山无意中几句话击碎了。
丫头自那次后再不理他,他也没脸再和丫头搭话,就做罢了。
齐桓不知情,原是当时还没与陈皮交好,再加上情商低,若刚才说话的并非齐桓,陈皮早就发怒了。
鸡跑哪儿去了?

陈皮没发觉自己从虚掩着的教室后门穿了过去,一路顺着掉落的羽毛穿过长廊,他脑海里一会儿是丫头,一会儿是自大的张启山,一会儿又是傻了吧唧的齐桓。
羽毛不见了,想是魔法消失了,鸡也变回了高脚杯。陈皮抬起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中庭里来了,变形课教室早就隐在了回廊尽头。

冬日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冻得陈皮一哆嗦,不知何时下的雪,竟不小了。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一个苍白瘦削的男孩坐在院里的长椅上,手里握着那只高脚杯。他的发上沾染了点点白色,转瞬间融在了青丝之中。
张日山,冤家路窄。

张日山也看到了陈皮,他站起身,欲言又止的样子,张了几次嘴,却说不出话来。莫名的怒火从心里升腾起来,陈皮踏入飞雪之中,走了几步就近了张日山的身。
“我的杯子。”陈皮指着细长手指轻托着的高脚杯,摊开一只手。
张日山把杯子放到陈皮手上,冰冷的手指触到了陈皮的暖处,冻得他一缩,皱了眉头,“大冷天的外面坐着有病啊你!”张日山干咳了几下,“我在等佛爷。”薄唇因反复舔舐而显出鲜红的色彩。
“那您慢慢等,我要回去上课了。”佛爷二字让陈皮恼怒,跺了跺脚,他已经感觉白雪渗进了单薄的袍子里,在滚烫的背部向下滑,于是他迅速转身向室内跑去。
张日山向前挪了几步,“你……”他小声发问。可陈皮还是听到了。猛然间他停住了脚步,一个着实恶毒的想法冒了出来,这小子,是张启山的走狗吧。陈皮勾了勾嘴角,徐徐转过身。张日山明显一惊,不安地把视线挪开。
“做我的舞伴吧,圣诞节。”陈皮笑起来还是比面无表情好看许多。“张日山吧?你。”

张日山又干咳了几声,苍白的脸在雪天中更白了,朱唇微张,像是嘴里被硬塞了东西,只发出呜呜声。慢慢地淡粉色攀上了他的脸颊。
“好。”艰难无比地吐出一个字。脸已经红的堪比格兰芬多院徽上那一抹。

陈皮搓搓手,打了个喷嚏,真他妈冷。
他突然觉得自己是条令人作呕的蛇。

评论(2)

热度(46)

  1. 引一曲微尘迁香荀令 转载了此文字
    哗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