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那个格兰芬多是我的!③『HP AU/一八四副』

Chapter 3

双方气氛剑拔弩张。
张日山感觉走廊尽头传来不同寻常的脚步声,他忙瞧了一眼,脸上的冷静霎时全无,他有点不安地向前拽拽尹新月的袖子,“干什么?”这个伶牙俐齿的格兰芬多女孩儿头也不回,依旧恶狠狠盯着齐桓。齐桓也不示弱,丝毫没有退怯的想法。
“佛爷来了!”张日山在她耳边小声提醒。声音极小让离他们几步远的陈皮齐桓二人没有听到。

尹新月赶紧揣了魔杖,把颈上红黄相见的围巾系好,整整头发,收起那副冷面孔,绽放了个极其不自然的微笑。“这小妞可以。”陈皮低声感叹。
张启山的黑色长袍随着他大步走路的幅度敞开呈羽翼的样子,黑皮鞋踏踏地敲在古老的花岗岩地板上,象征格兰芬多的围巾服帖地塞在衬衣里,胸前别了学生会主席并魁地奇队长的勋章,煞是威风。唯一不足的细节是几根发丝没有被头油固定住,在额前细碎的吹拂着。
他先看到了尹新月和张日山,点头示意了下,尹新月就小步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撒娇似的摇,“麦格教授说什么了?”声音又细了几分。
张启山没答话,他看到拐角处站了两个别的学院学生,仔细一看,其中一个是齐桓,另一个斯莱特林的,没什么印象了。
“圣诞晚宴学校例行办舞会,让我跟其他学院主席们通知一下,这次由格兰芬多主办。”张启山拍掉尹新月的手,朝着张日山说道。
“明白了,佛爷。”张日山点了点头,“我这就去。”转身抬脚要走。

“别走啊。小狮子。除你武器!”陈皮对准张日山前方半米处的砖石就念了咒,一道红光劈出了零星碎石,但对于早就被施了保护咒的地板来说,并无大碍。
说时迟那时快,齐桓把陈皮扑倒在地,“卧槽你干……”嘛字被压在了齐桓身下。
果然不出齐桓所料,尹新月怎甘示弱,念出的咒语打在陈皮刚站的地方,高年级的学生会的就是比他们多,出了事可不光是关禁闭扣学院分那么容易了。

“住手。”张启山拽住了尹新月纤细的胳膊,“疼,疼!佛爷!”劲儿好像真的很大,把尹新月捏的龇牙咧嘴。佛爷松了手,“回去。”语气威严。
尹新月气鼓鼓一跺脚,看也不看齐桓了,转身朝格兰芬多塔楼跑去。

齐桓把陈皮拉起来,刚才那一扑不轻,陈皮脸还涨得通红,他恼怒地盯着张日山,后者始终面无表情,好像一切与他无关。张启山挥挥手,张日山低了头,向着尹新月离去的方向走了,离开时他回头瞅了陈皮一眼。
“看个头啊你!”小蛇嘶嘶地吐着信子。

张启山不理会陈皮,径直走到齐桓身前,“齐桓。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佛爷关心!”齐桓摸摸后脑勺,有点难为情地说道。
“那就好,”张启山走上前离齐桓更近了,他把露在外面的围巾塞到袍子里头,然后轻轻掸掸衣襟上的灰,露出了笑容,接着就又耷下了嘴角。
他刚才是对我笑了么!齐桓在心里奔跑跳跃旋转,我不是我了!我是梅林的小鸟!

“喂,学长,没事我们可要走了。”陈皮早在一边被闪瞎了,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有事。”张启山看也不看陈皮。

“圣诞舞会做我的舞伴,好吗?”格兰芬多少年向后退了几步,欠身,左手背在身后,绅士地向齐桓伸出右手,“答应我。”

卧槽?这展开?陈皮惊得下巴快掉到地上,这男的中了夺魂咒了?张启山瞎眼了吧!要是阿瓦达不犯法我就给这俩来十下的。
佛爷最帅,世界再见。齐桓心里只有这八个字。
实际上他的动作是,像个傻子一样机械般地拼命点头。

“校园里调戏学弟,格兰芬多扣十分。”义愤填膺的陈皮学着斯内普教授的腔调,阴阳怪气地说。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