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那个格兰芬多是我的!『HP AU/一八四副』

魔法世界设定!时间线与哈利波特时期相同!大约上世纪九十年代!
斯莱特林陈皮,拉文克劳小八,格兰芬多佛爷副官。有九门客串。
这两天重温HP生了脑洞,写写玩儿,欢脱,不定期更。

Chapter 1

陈皮是条小蛇。
当然不是说他是个阿尼玛格斯,毕竟斯莱特林的标志是蛇,而陈皮又是标准的斯莱特林人,分院帽一挨他脑袋就把他分到了那个纯血盛行的学院。可惜他不是纯血,父母都是麻瓜,在中国也是很普通的小户人家罢了。所以陈皮在斯莱特林里并不怎么受欢迎,甚至在低年级时期常受人捉弄,往他南瓜汁里加点乱七八糟药水什么的,久而久之,他被迫而不得已有了蛇的性格。
那种阴险恶毒,伪装自己的蛇。

他性格孤僻,不善与人交流,在斯莱特林学院里就四处建敌,更别说别的学院,勇敢的格兰芬多,睿智的拉文克劳,哪怕是善良的赫奇帕奇,见到陈皮都躲得远远的,少数人是知道他对于黑魔法十分喜爱惧怕于他,更多的是看见他老皱着眉头恶狠狠盯着别人,这样的人谁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啊!
但有趣的是,他倒是有个对他肯两肋插刀的死党,也是中国人,这届也不知道为啥录了那么多中国人,足有二三十个,算破了记录了。陈皮也不大记得是怎么和他变得要好的,好像是那次魔药课这傻子差点把石化草加到坩埚里,幸好自己闻到了不对头的味道救了他一命,然后这人就缠上自己要跟自己做朋友。终日喋喋不休跟在身后,挺烦人的,还甩不掉。
这人戴个圆眼镜,个头挺高,长得挺招女孩儿喜欢,笨手笨脚不知道咋进的拉文克劳。

陈皮抱着一摞书,不耐烦地撇了桌子上闭不上嘴的齐桓一眼,用悬浮咒把书按类分到书架里。他又被罚了禁闭,大晚上到图书馆整理书,都怪那个该死的叫约翰还是布朗什么的,外国人的名字真他娘的不好记,回去收拾他。
齐桓就是那个陈皮所谓的死党,闲的没事儿也不回公共休息室,就跟着陈皮过来,满脸兴奋地在他身边扯皮,一会儿说自己又收到多少姑娘礼物啦,一会儿说自己魔药课有长进啦。
“小心巧克力里有迷情剂,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陈皮慢悠悠地说,把笨重的百科全书砸到桌子上,“怎么这些金发碧眼的小娘们都喜欢你这文弱书生呢!在中国绝对没人看得上你!”有点羡慕嫉妒恨。
“哎呀!”齐桓跳下来,摸摸陈皮的头,“小皮皮,你要经常笑,人家姑娘自然看得上你啊!”陈皮抬手拍开齐桓,愤恨地瞪了他一眼。走到另一个书架后去了。
过了一会,见齐桓不做声了,陈皮感到奇怪,不会睡着了吧,他从书架后探个脑袋出来,见拉文克劳的小魔法师低着个头,脸好像有点红,不知道想啥呢。
“喂!想什么呢你!”陈皮丢了一本杂志过去,砸在齐桓脸上,“嗷哟!你有病啊!”齐桓右脸砸出个红印子,捂着脸咒骂陈皮。
“那你说你脸红什么!”陈皮翻个白眼,抱胸看着他,“交了女朋友不告诉我是吧!”

“不是啊……”齐桓脸又红了,“我……”
“男子汉扭扭捏捏,干什么!”陈皮大声说,不远处自习的学生纷纷抬头。
“哎你声音小点!”齐桓忙做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走近悄声说,“我有喜欢的人啦!”
“哦?我猜猜,你们学院那个短发,江南来的丫头?我看你和她走得挺近,不会吧你!”陈皮扯扯嘴角,鄙夷地看了齐桓一眼。
“不是啊!不是我们学院的,是……是格兰芬多的。”齐桓声音越来越小,甚至揪起了自己的袍子。“那个比咱们大两个年级的,张启山……”说到山字没声了。
“什……什么?”陈皮没听清,他挑着眉,“张启……卧槽?你逗我?”他惊得嘴巴合不拢。
“对啊,一直想告诉你来着……”齐桓嘿嘿一笑,“这么惊讶干嘛!”
能不惊讶么?张启山!那个自己一来霍格沃兹就看不惯的,趾高气扬目中无人臭不要脸整天显摆还给自己封了个佛爷的雅号!最重要的,曾经当众让自己出过丑,还是当着喜欢女生的面。格兰芬多的人都喜欢他,如今齐桓也?

陈皮往后一跳,掏出魔杖,指着齐桓的鼻子,吓得齐桓蹲到地上,“皮爷!饶命啊皮爷!”
“齐桓!你居然敢喜欢张启山!”陈皮大叫一声,这下自习的学生们都放下了羽毛笔,好奇地看过来。

陈皮就想吓唬吓唬他,却被一道红光除了武器。陈皮往后一个趔趄,转过头来,书架尽头站了个黑发男孩,穿着格兰芬多的长袍,脸色苍白。
“动我们佛爷的人,找死么?”那男的举着魔杖,厉声喝道。
卧槽你谁?陈皮眯着眼睛,手攥成拳,“居然敢在图书馆里对同学施咒,你谁啊?”

那男孩轻蔑一笑,转身走了。已经趴在地上的齐桓哆哆嗦嗦地拽拽陈皮的袍子,“小皮,我错了,你别生气,那是佛爷的兄弟,叫张日山。”
“我记住你了。”陈皮怒视着那男子的背影,咬牙切齿。

“现在给我说清楚你怎么成张启山的人了还有你们到哪一步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齐桓你给我起来抱着我的脚踝没用我跟你说!”
“看什么看没见过中国人吵架啊,再看我用中国功夫啊!我打!”
斯莱特林小蛇果然名不虚传啊。

评论(10)

热度(75)

  1. 引一曲微尘迁香荀令 转载了此文字
    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