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四副』猫与郎10

这两天更的这几篇属于承上启下的,所以没有什么四副一八的甜饼,不过也算是蛮重要的吧,毕竟要揭露变猫真相呢,另外三娘设定是剧里的锦惜,不是仙姑,并未和吴老狗有什么关系。嗯,食用愉快。

————————————

吴老狗弯下腰去,把陈皮盯了个毛骨悚然,袖子里的那蠢狗,探出个小脑袋,依旧瞅着陈皮,陈皮差点唱了一首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不过他很快把自己唱歌的欲望压下去了。因为这狗五的笑容着实让陈皮浑身不自在。
陈皮后来才知道这蠢狗就是大名鼎鼎的三寸钉,吴老狗的爱犬。而他现在却是想方设法要从这屋里逃出去。

自己还是个人的时候,和这吴五爷,关系不温不火,他坐稳四爷位置不长久,除了和师父,张启山之外,与九门其他人并没有密切的来往。按理说,齐八是看了他的动作才认出自己的,可吴老狗一进门就道出自己的姓名,可自己并没表现出任何破绽,这不免让陈皮笃定,这个五爷,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吴老狗终于收起了笑容,他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陈皮。陈皮极不安地喵了一声,它慢慢往旁边挪去,同时提防着狗五,生怕他突然伸出魔爪,把自己塞到另一个袖子里。

“你想逃是不是,小皮皮?”陈皮定住了,他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人,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要栽在他手里了。
“你不要怕,我知道你为什么变成猫,”吴老狗又笑了,为什么这货看起来幸灾乐祸啊!陈皮在心里咒骂。
“我还知道让你变回去的,方法。”他特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陈皮终于不试图往旁边瞬移了,他依旧谨慎地看着吴老狗,可一种莫名的安心让他放下了戒备,是的,他刚刚一直弓着背呢。
“动物是无法掩饰自己情感的,这我比你了解。”吴老狗在屋里踱步,“你一定很好奇我怎么认出的你吧。不急,我带你去见个人。”

吴老狗猛地冲向陈皮,陈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抱起来,四肢腾空的瞬间让陈皮感觉自己要命丧于此了。“喵!喵!”陈皮叫嚷起来。
可是……这吴老狗好像……很会抱宠物哦,说实话吧,比日山抱着舒服多了。
不一会,他就懒洋洋地瘫在了吴老狗怀里,眼皮打起架来。那三寸钉也很安生,在袖子里没有一点反应,要不是知道这是狗五的爱犬,他还以为这狗已经被闷死了呢。

迷迷糊糊中陈皮感觉自己被过渡到另一个人的怀里,这人怀中软软的,好像垫了垫子。好软啊,陈皮把头埋了进去。
一股刺鼻的异香让他立刻没了睡意,头顶传来一声嬉笑,“哟,陈皮,没想到你,也喜好这女人的温柔乡啊。”

皮皮猫茫然抬头,你道是谁,正是那九门霍家当家人,人称三娘的,霍锦惜。
再看自己爪子,还放在人家胸上,占人家便宜呢。吴老狗在一旁哈哈大笑,并那蠢狗也在袖中叽叽咕咕,似乎在嘲讽着他。
皮皮猫欲哭无泪,九门套路深,我要找副官!日山你在哪,带我回农村!

tbc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