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一八+四副』他们的老物件儿

两把斑驳的刀子,刀上有糖,糖里有毒。食用愉快。

————————————
旧表

张日山有一块老旧的怀表,链子已经不再泛出光芒,斑斑锈迹衬出它的沧桑,表针早就不走了,表盘左下角有个小弹孔,细看看不出来,表盖里则贴着一张黑白又模糊的照片,那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张日山和他的妻子说,这块怀表是他还在张大佛爷手下做副官时,照片里这名男子送的。
张夫人很奇怪,他不解自己的丈夫和这男子有何深厚的交情,每每深夜张日山无法入眠,战场上厮杀,尘土,子弹,尸体,搅和在一起,旧事的记忆刺激着他的神经。张夫人发现,只要打开那块老怀表,丈夫的心绪就会平和下来,渐渐也能入睡了。
那是他们平平淡淡相伴已四十年有余,张日山躺在病床上,鼻里塞着呼吸管,艰难地张合着嘴,头发业已花白的夫人握着他的右手,他的左手攥着那块怀表,他终于向身边这位老妇讲述了几十年前的旧事。

张副官怀中揣着那块怀表,毅然决然地上了战场,佛爷很高兴地通知他们,这是与日本人决战的时刻了,如果打胜,华夏儿女的胜利,就真真切切地来临了。
副官心中一腔热血,一半是那中华男儿的豪强,一半予那远在长沙城的九门四爷,他渴望胜利,渴望回到那人身边去。
怀表像是所念之人的叮咛,贴在最靠近心房的位置。副官拿着步枪,和对面的小鬼子厮杀搏斗,转眼间,几个敌人就一头栽到泥里,隐隐地喜悦感让他有些得意忘形。
就在刹那间,一枚子弹穿过战壕,向副官心脏位置射来,他来不及避闪,直挺挺倒下,温暖的血液从左胸流出,对死亡的恐惧感让他登时昏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回到长沙了,副官躺在自己的家中,感叹自己大难不死,感叹战役的胜利,感叹能回到那人身边。
可随后听到的消息,却让张副官跌入了绝望的深渊。
九门四爷,在他作战那日,忽然心脏衰竭,暴毙而亡,死前没留下任何话语。

副官不吃不喝两天,眼泪流了干,过一会再流出来,到最后也不知是泪还是血。下人们把耳朵贴在房门口,只听见那曾经风华正茂的副官,现下却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单重复着一句话:“你何苦为我,抵这一命呢。”
那块怀表阻挡了子弹向心脏迈进的步伐。它救了副官的命。

张夫人惊得说不出来话来,她不是讶于自己丈夫曾经与男子有过一段,而是从未在她面前掉过一滴泪的丈夫,竟说得老泪纵横,打湿了枕巾,最后抽噎着,终是闭了口。
张日山在第二日凌晨去世了,他的夫人将那块怀表放在他心脏上方,一并火化了。

————————————
碎镜

齐铁嘴有一副很宝贝的眼镜,他从小眼睛就不好,不知是遗传了父辈,还是做算命这一门手艺的通病,总之长沙城的眼镜店他是每年都要光顾的。可这一副圆框细架金丝镜他却最为钟爱,很少拿出来戴,只有在他自认为十分重要的场合才会取出来,仔细擦拭好,往鼻骨上一推。
这副眼镜是佛爷送给他的。

他疑惑佛爷怎么会知道自己眼睛的度数呢,可这副眼镜却是前所未有的舒适,清晰。他很感激地看着佛爷,张启山只笑了笑,脸边挤出个甜腻腻的酒窝,“我就知道你戴着,一定好看。”他伸出手从齐铁嘴的眉心向下抚摸,至鼻尖,停留在嘴唇,最后慢慢捏住他的下巴,往上一抬,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齐铁嘴只觉得这个吻是迷幻而不真实的,但他却沉醉于此。
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段微不足道的往事了。

后来啊,尹小姐来了,她嚣张跋扈,终日缠着佛爷,齐铁嘴不是个爱生事的人,他只等着佛爷开口说句话,比如让他留下,比如让她回北平。可佛爷不发一言,齐铁嘴这才明白是自己多此一举了。

那日佛爷带着九门下斗,他本打算不去的,但佛爷执意相邀,说是没了老八可不行啊,他只得勉强跟来,同行的还有二爷,副官,和那非要来开开眼界的尹小姐。

入了盗洞,二爷打头,佛爷和尹小姐在中间,副官随后,齐铁嘴默默走在最后面,他今日戴上了那副眼镜,以往下斗他都死命拽着佛爷不松手,如今无人护他,只有鼻梁上架着的这物,给他以先前的安全感。
钻入下一个洞时,忽地从岩壁上飞下许多蝙蝠来,一片漆黑之中,众人互相推搡,焦急中竟找不到出口了,齐铁嘴被一湿滑的石头绊倒,整个人扑倒在地,他的鼻子重重磕在岩石上,眼镜飞了出去。
“眼镜……我的眼镜……”齐铁嘴摸索着光滑的地面,没了眼镜,他基本就是个睁眼瞎,何况,那是佛爷给他的眼镜!
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就在他耳边,在副官脚下,齐铁嘴只感觉自己的咽喉被鬼手掐住了,透不过气来。
副官连忙搀扶起齐八,拾起那副已经支离破碎的眼镜,嘴里说着些八爷对不起一类的话,可齐铁嘴一句也听不进去。从未体会过的无助包裹住他,连呼吸都困难重重。他颤抖地接过眼镜,轻轻触碰冰凉的镜框,只感觉心脏也被冻住了。
佛爷安抚好尹新月,皱着眉走过来,见齐铁嘴脸上空无一物,心里有了数,他淡淡地说:“老八,回城再给你配上几副,这副也不那么值钱,你向来不是贪财的人,别那么宝贝了。”
齐八缓缓抬起头,他打量了这个陌生的人许久,终于绽出一个标准的老八笑脸,连连摆手,很轻松地说道:“佛爷,不必挂心,只再寻常不过的一副眼镜,罢了。”他所答非所问着。

盗斗队继续前行,齐铁嘴失神地抓着副官的衣服勉强跟上,直到重见天日那一刻,他才幡然悔悟,自己的魂魄已经丢失在镜碎那处了。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