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一八+四副』佛爷陈皮喝醉了

两个超甜短篇,慢慢享用。

————————————
醉酒的陈皮
陈皮跟码头兄弟喝了个天昏地暗,被人抬着送回陈府的,他自度酒量不差,尚且能走几步,进了房就朝着床扑去。
回来时已然二更天,副官早早就睡下了,睡梦中感觉身上压了个重物,随后被褥就被掀开,一只不安分的手探进衬衣内。
副官一把扭过那只手,陈皮嗷地一声惨叫,“谋杀亲夫啦!”副官这才知道方才是陈皮捣鬼,他放开陈皮,转过身继续睡。
陈皮不管,扳过副官就往脸上乱亲,怎么亲都亲不到嘴,酒劲儿这时冲上头顶,陈皮有个难以启齿的毛病,就是喝醉就会掉眼泪,怎么都改不了,这回,他又哭了,边亲副官边哭。
这把本来困倦的副官折腾地睡意全无,他坐起身,把陈皮的脑袋掰过来,给闭着眼睛掉泪的陈皮擦脸,陈皮还在嘟囔:“老子没醉,没醉……”头已经重的歪到一边去了。
副官叹口气,把陈皮衣服扒了,塞到被窝里,再给他掖好被子,已经出了一身汗了,副官倒下去就感觉困意袭来。迷迷糊糊中背后环来一双手。
“别抱我,热。”
“不让我抱我就哭。”
“……”

守夜的铁柱见四爷屋里终于熄了灯,哀叹一声爷和夫人身子骨真好,回屋也睡去了。

————————————
醉酒的佛爷
是夜,张大佛爷喝得醉醺醺的,竟跌跌撞撞走到齐八爷的府邸。
佛爷是常客了,一路直达齐八的卧房,往床上一趟,昏睡过去。齐八刚沐浴完,穿着浴袍走出来就听见鼾声如雷,忙走过去一看,嚯,佛爷。
“哎哟佛爷哪阵风把您吹来啦,这么大晚上的不好吧,有事明早说也来得及啊。”说着,齐八就抬起佛爷的一条胳膊,试图把他拽下床。
“脱,老八,给我脱!”佛爷砸吧着嘴,脸色潮红,他甩开八爷的手,探身去解他浴袍。
“佛爷住手啊佛爷!”齐八知道这人又撒酒疯了,他慌忙按住佛爷的手,再把散开的浴袍重新系好。
“老八!你不脱!我就干死你!穿着干!”佛爷大吼大叫起来,眼睛始终闭着,仿佛在说梦话一般。“听话!”
“我……”齐八动摇了,他看着佛爷酣睡的侧颜,突然一股莫名之气从心里腾起,他不耐烦地解开浴袍带,“我脱,我脱!烦死了!整天就欺负我。”
脱到一丝不挂,再看那佛爷,已然睡死过去。齐八气不打一处来,他往佛爷身上一扑,正欲把他打醒,不想佛爷突然睁开了眼,翻了个身把自己压在身下。
佛爷刮了刮齐八的鼻子,然后鼻尖抵着他的鼻尖,嘴里酒气直喷齐八面门,“真乖,这么想要啊,嘴嘴。”齐八羞得用手遮住脸。
过了半响,身上那人没声了,齐八放下手,这回佛爷是真真切切的睡过去了,一点反应都没得了。叹了口气,扯过被子将两人严严实实盖好,搂住佛爷的臂膀,也会那周公去了。

评论(9)

热度(114)

  1. 公子浪无边香荀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