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伊比利亚后宫传02

CHAPTER 2

当马德里这座艺术之都还未苏醒,商人们还没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裁缝还没将他的丝织绸缎金针银线准备妥当,早起的女佣们还有空闲可以缩在草堆边打会儿瞌睡。连颗颗晶莹的露珠都尚未饱满,拥有动听歌喉的百灵都不愿展开歌喉高歌一曲时,王宫里已经是一片忙碌的景象了。

王宫里最先起的应是轮班的骑士军团了,他们虽都是年轻的小伙子,正值最需要睡觉的年龄,不过无奈国王戒备心颇强,所以享福便轮不到他们了,低声咒骂几句王室,到站岗的时候仍需一丝不苟。换下的那一班就可以回去好好休息,睡到正午都没人叫。所以骑士们之间的竞争很激烈,甚至还有为能加入舒服的那一岗而提出决斗的,结果自然是原本很好的关系破裂,或是被舍甫琴科团长直接免去骑士爵位。

早春的马德里天亮的稍晚,偌大的王宫没有阳光的照射,黑漆漆一片,于是早起的女佣们点起一盏盏蜡烛,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她们工作的地方去,没有主管的允许,她们不敢轻易将悬在墙上的挂烛点亮,即使现下伊比利亚国泰民安,粮食布匹尚且不缺,更何况这几根蜡烛,但国王不是安然继位的,克里斯心中的危机感依旧没有彻底抚平,他担忧一切,有些滑稽可笑。不过在王宫里做佣人的都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御厨里已经升起了炉火,主厨是个瘦高的男人,他已经不年轻,不过手艺却是越发娴熟,从刚入宫时就专门为克里斯制作膳食,待到克里斯成为国王的那一天,他也自然而然地升作了主厨,他对于王室一天三餐皆十分严谨,不可多加一滴油,或是少了一片罗勒。所有菜肴都是由他亲自端上餐桌,这也是最保险的方式。

厨师们已经准备好材料准备烹调一天的早餐时,清洁女仆们已经换好服装从卧室鱼贯而出,她们排成一列,手里拿着刷子或者掸子,穿过王宫长而细的走廊,分别再分散到每一个大厅里去,清扫的时候她们有时会小声交流,不过没人敢打瞌睡,曾经有个年老的女佣仗着自己在王宫里干的时间最长,撑着墙睡起了回笼觉,被其他人推醒一个趔趄手穿进了一幅油画里,那要是普通的画还好,免几个月薪水也就了结了,然而那是王后最心爱的一幅画,描绘的是他的家乡,里卡多每天睡前都会在这幅画前面站一会儿。结果可想而知,克里斯当即下令将这个可怜的老女人赶出了王宫不说,连马德里的城门都不许她再迈入一次。

天已蒙蒙亮,男仆们整好衣装,将发油仔细而服帖的打在头发上,这是国王的习惯,且克里斯希望看到任何一个仆人都是整洁的,于是他们也不得不遵从国王的意愿,这之后再戴上乳白色的手套,接着便走出房间,他们的目的地是王后以及国王情人们的卧室。

里卡多一般醒得很早,今天也不例外,他下床走到悬挂在墙上的十字架前,低头虔诚地做祷告,他本就出生在教皇的家庭里,从小耳濡目染,不要说在这个王宫,即使在马德里,都没有人敢说比王后更加地对主真诚,任何一个节日他都牢记于心,而自己的丈夫克里斯却不以为然,这常常令里卡多十分恼怒,但又无可奈何,不过他还是会强拉着克里斯去教堂,而可恶的国王却老在他闭着眼专心致志聆听圣洁的颂歌时,在他的屁股上色情地拧一把,而里卡多只得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不过脸上会浮起潮红,而这样的景观,又能令克里斯好好玩味一会儿了。

里卡多的贴身男仆是个荷兰男人,他本是个商人,因为到西拔牙经商,偶地有一次在教堂里祷告遇到了里卡多,两人谈话很投机,而且他还会演奏里卡多家乡的乐器,这更让王后欢喜了,于是他便有了机会可以每天都来为里卡多更衣、伺候梳洗。

里卡多祷告完毕后,他转身到桌上拿起圣经,诵读了一章节,这本圣经是他在宫里过的第一个生日时克里斯送给他的,如今已经过去了四年,而他每天清晨的这个习惯从那一日便一直延续下去了,有时克里斯不在王宫内,或在他别的情人的房间里时,里卡多就侧躺而眠,让他合眼前见到的最后一件物品就是那本圣经,仿佛克里斯也在他的身边熟睡一样。

男仆轻叩房门,接着便开门走了进来,他关上门后,右手抚在左胸上,向里卡多点头致意。里卡多放下圣经,示意他上前。

“罗宾,把我的红色披肩拿出来。”里卡多对男仆轻缓地说道。王后对任何人说话时都绝对地尊重,黑而亮的眸子始终温和地注视着男仆。

“今天又是什么节日了吗,我的王后。”被叫做罗宾的男人叹了口气,他知道里卡多有些偏执,一年中那么多天主教的节日,他不会漏掉一个。不过虽然自己时常忘记,但王后总是耐心地提醒他。

“圣马可节,亲爱的罗宾,这次一定要记住了。”里卡多笑着说。他转身面向窗户,张开双臂,等着男仆为他褪去睡袍。厚重的窗帘已被拉开,微茫的阳光千丝万缕般穿透窗户,照射在里卡多健康而有些黝黑的皮肤上,他像跌落人间的天使,圣光笼罩了他。

罗宾转身去衣橱里取出那件红色的披肩,在这一天,信徒们要穿上红色的衣衫,前往教堂祷告,这本是从意大利威尼斯兴起的,但是欧罗巴大陆上的千千万万像里卡多这样虔诚的人们,都会照做不误。

男仆将宽大的睡袍脱下,再为王后穿上衬衣,期间他不得触碰王后任何一块裸露的皮肤,否则即是犯了大罪,里卡多因为是最为虔诚的信徒,所以他谨遵禁欲的教义,他既已嫁给克里斯,便不会再与其他人有任何关系,他应永伴克里斯左右,且只属于克里斯一人。

国王现下不在宫中,他和前几日来马德里的神圣罗马帝国使臣一起去郊外狩猎了,那位使臣是一个极善骑射的日耳曼人,克里斯很喜欢他,不过里卡多却觉得日耳曼人是颇为无礼的,他们很大一部分人不信任何宗教,甚至亵渎主上,所以那个好像叫巴斯蒂安的日耳曼人向里卡多伸出手时,里卡多有些不情愿地才把手搭在他手上,让他履行那必然的吻手礼。

罗宾已经帮助里卡多穿上了整套的服饰,里卡多自己披上了火红的披肩,那披肩上的纹理是一头雄鹿,低着头,好像在地上寻找着什么,鹿角大而修长,直直向前延伸,这头鹿是用金线绣的,里卡多非常喜欢,不过他也只会在圣马可节披上这件披风。

里卡多梳洗完毕后,最后才让罗宾为他梳头,克里斯虽然极好发油,但王后柔顺且美丽的黛黑色头发却令克里斯不忍将它封固于发油之下。国王往往先是极温柔地轻揉王后的秀发,然后给予里卡多一个绵长的吻。

虽然里卡多起的很早,但整装的步骤却最为繁杂,所以当王后踏出房间时,马德里已经彻底苏醒了。王宫里也不再是仆人们特地压低声音而发出的细碎的声响,人们好像突然从甜梦中走了出来,一切都是精神而自然的。

里卡多的房间大而亮堂,且离餐厅也就两条走廊,这都是克里斯执意要让里卡多接受的,国王希望他的王后衣食住行一切都最好。克里斯有时固执地像个孩子,这让里卡多没办法,不过正是这样可爱的克里斯,才让里卡多深爱入骨。

他穿过走廊,走在两旁的仆人们都停下来低头向他致意,接着再转过身来匆匆离去。里卡多始终目不斜视,他其实是一个极平和的人,不过王室里的一套规矩束缚着他,慢慢地也就改不了了。

走进餐厅,主厨已经将早餐摆上了餐桌,看起来十分丰盛,黑麦面包配刚制好的黄油,一大盘鸡肉色拉,还有各式火腿培根,由于国王的一个情人喜好亚细亚的食物,所以生鱼片也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里卡多不习惯早上饮酒,于是各种蔬果汁总是摆在他的餐盘旁边。

克里斯不在,他便落座于主座。里卡多为自己倒好一杯橙汁,接着便听到了加雷斯贝尔的声音,“我的王后。”

里卡多抬起头,看到贝尔站在门口,像他低头致意,里卡多见他也披着红色的披肩,感到很满意。虽然欧罗巴宫廷中,国王的情人一般上不得台面,但在克里斯眼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所以不必有人只能在自己房间里饮食。

克里斯几个月前游访不列颠时,带回来了这个男人,贝尔的长相并不太符合西拔牙人的审美,连里卡多这个外乡人初次见到他都吃了一惊,他长得略有些粗犷,嘴唇外凸,眉毛极粗,而且皮肤也不太好,但眼睛倒是十分好看。克里斯总是喜欢眼睛美丽的人,他认为眼睛会说话,所以他的情人一般都有一双摄人的瞳眸。

贝尔其实是个战士,他效忠于不列颠王室时,在战场上总是冲在最前头,所以里卡多看到贝尔手上虽已愈合但仍很明显的条条疤痕时,他对这个分走他丈夫感情的男人有了一些尊敬。不过克里斯后来回忆说,他也就是看上了贝尔英勇无畏的这一点,他希望未来如果发生战争,贝尔会为了他义无反顾冲锋陷阵。

可里卡多并不知情,他不知道自己的国王心中有什么想法。他仅仅能看到的是克里斯晚上不再耐心地等他祷告完,与他相拥而眠,而是国王常常在贝尔房间里欢笑,虽然隔得远,但在弹珠落地也有声的宁静夜晚,克里斯豪迈的笑声还是能刺痛里卡多的耳膜。

里卡多示意贝尔入座,贝尔向王后行了一礼,便落座了。

“王后,您昨晚睡得可还舒适?”贝尔寒暄一句。

“是的,你呢?”里卡多回道。

“也很好。”贝尔答道,“不知道国王什么时候回来,他临走时告诉我回来后就跟我比剑,我连做梦都想着练习。”

里卡多斜睨了他一眼,自己什么都不擅长,贝尔却能在这一方面占有克里斯更多的时间,可这有什么办法,克里斯虽然情商很高,但心思也没细腻到那种程度,里卡多自认为向自己的夫君抱怨过多是很无礼的,所以他选择闭口不言。

里卡多切下一片面包,将黄油均匀涂抹在之上,坐在身侧的贝尔也安静地就餐,气氛有些尴尬,里卡多不太善言辞,以前也总是克里斯和自己两人,他很怀念那时候,至少可以想笑就笑,而不用脸上挂着面具一样。说起来,那真的是很久以前了。在加雷斯贝尔之前,克里斯也从法兰西带回来了一个情人。

里卡多正回忆着,卡里姆本泽马就大步走了进来,他是个法国人,嘴里总是嘀咕着一串里卡多听不懂的语言,克里斯在语言方面十分厉害,欧罗巴大部分帝国的文字语言他都知晓,且精通于个别,其中就包括法兰西的文字,所以克里斯与卡里姆交谈时里卡多插不进去,而卡里姆也不愿意说西拔牙的语言,所以王后和这位情人自见面以来并没有说过几句话。

卡里姆睫毛很长,且五官精致,虽然和里卡多不是一个风格的,不过一样被克里斯看上了眼。里卡多询问克里斯时,克里斯总是笑着说卡里姆挺浪漫的,而里卡多却压根没看出来。

今天是圣马可节,而卡里姆却穿着他从法兰西带来的墨绿色的衣饰,里卡多虽看着扎眼,不过他也不语,卡里姆是个无神论者,虽然自己是王后,但里卡多不喜欢多管闲事。

这个法国男人向里卡多行了礼,但没等里卡多示意就自行坐了下来。贝尔抬头瞄了他一眼,又低下头优雅地切生鱼片去了。

三个男人都不做声,里卡多感觉自己今天的胃口十分差,他吃了几口面包又勉强灌了几口果汁就感觉饱腹了,于是他站起身,向其他两人致意,便走出餐厅。

他还没完全离开,身后就传来卡里姆和贝尔用法语交谈的声音,其间还夹杂轻微的笑声,这令里卡多感到浑身不舒服,于是他快步离开,走到第一条走廊尽头时极快地转身,却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安德烈舍甫琴科作为骑士团团长,且是克里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在国王的允许下可以随意出入王宫。不过有些滑稽的是,安德烈同样也是里卡多的青梅竹马,只是安德烈比里卡多早进宫,而这之前,国王与王后却从未相识。

里卡多向安德烈行礼,安德烈穿着骑士盔甲,不方便弯腰,于是他只是低头,右手抚左胸。

“里卡多,克里斯已经在回城的路上了。”

里卡多听闻这个消息,非常激动,他抑制不住笑容爬上脸颊,是啊,有什么能比听说自己的爱人要回到自己身边更令人感到欢愉的呢?里卡多要和克里斯分享自己这几天所读的圣经,他还要在见克里斯时使劲亲他一口,他太想他了。

安德烈脸上的微笑却有些僵硬,里卡多并未察觉。他心里只想着快点见到克里斯,就像每一次离别,他都对国王怀着深切的思念。

“实际上,里卡多……”安德烈有些尴尬地开了口。

“怎么了,我亲爱的安德烈?”里卡多的话中还带着满满的笑意,他的眼睛弯成月牙,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克里斯这次回来……都是那个日耳曼人的错,怎么说呢?”安德烈支支吾吾,他有些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里卡多感到了一丝不安,但是他的语气没有变化,仍是不变的温柔:“说吧,安德烈。”

“克里斯带回来一个神圣罗马帝国的男人,他有点土耳其血统,都是巴斯蒂安的问题,他非要那个小子陪着一起狩猎,没想到……”安德烈没再说下去,他看到眼前站着的男人脸色从红润变得难看。他不忍心再看到里卡多难受了。

里卡多脑袋里轰得一下,之前克里斯把情人带回来时,他都没什么反应,但听到安德烈说道这个男人,他心里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样,克里斯明明答应过什么,里卡多竟想不起来了,但就是有过一个承诺,而那个承诺好像被克里斯亲自撕碎在了里卡多面前,悲伤席卷了他全身,里卡多止不住地发抖,他感到手脚冰凉,初春温暖的空气里,他居然感觉置身于寒冬。

“他叫什么名字?”里卡多的声音哆哆嗦嗦,眼神也不再注视着安德烈。

“梅苏特,梅苏特厄齐尔。”

里卡多僵硬地点了下头,侧身离去,留下安德烈傻站在原地。他向里卡多的背影伸出手,但还是放了下去。

随后骑士团长握紧了佩剑,快步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TBC

  

 这次更了小长篇,所以大概要过几天再更第三章辣!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