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伊比利亚后宫传01

CHAPTER 1

古欧罗巴大陆自罗马帝国崛起以来,就不曾宁静。古罗马人南征北战,兴建城邦,在欧罗巴的任何角落留下自己民族的足迹。皇帝图拉真在位时,帝国达到极盛时期,版图扩展到最大,西起西拔牙、不列颠,东到幼发拉底河上游,南至非洲北部,北达莱茵河、多瑙河一代,地中海成为了帝国的内海,控制了好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对于罗马人是无上荣耀,然而对于其他帝国的人民却无疑是无止的惨痛,伊比利亚半岛上美丽富饶的帝国西拔牙最先被染指,西拔牙人民曾一度奋起抵抗,然而军事及经济上均不敌储备良足的罗马帝国,最终被占领。在长达五百年的时间里,西拔牙沦落为一个省,抬不起头来,穷苦的人民流离失所,贵族乡绅也没有了王室的供给,金丝绸帛卖了换钱,丰实的土地也被罗马人侵占。

终于,西拔牙人民等来了一位明君,他不畏罗马人的威胁恐吓,带领人民起义,穷人拾起了务农的工具,富人拿出埋藏在深窖里的武器,纷纷走上街头,相应他们的国王。此时的罗马帝国早已分割成东西两个帝国,两方都想吞并对方,但西罗马帝国国库更加殷实,于是在压迫下的人们联合东罗马帝国的王室与军队,攻打西罗马帝国。内忧外患的困扰下,西罗马帝国勉强相持,终是被一举击败,走向灭亡。西拔牙获得了解放,终于恢复了帝国的姿态。

此时紧邻西拔牙的葡萄牙也脱离了罗马人的统治,韬光养晦的菲戈一世等到了这一天,后来的老大臣想起那一日,都激动得花白胡子也打颤,他们说他们曾经的国王听闻西罗马帝国轰然倒塌的消息,兴奋地从王座上跳下来,在小小的王宫议政厅里绕着圈奔跑,时不时振臂高呼,喜悦的泪水从他深凹的眼眶里流出,“我们要崛起了!”他对着他的臣民喊道。

菲戈一世带领他的军队前往与西拔牙会合,一起征伐东罗马帝国,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军队虽然规模不大,每个士兵却都是精英,在罗马人对国家的蹂躏之下,他们每天苦练自己,只为报仇的这一日。菲戈一世本人更是骁勇善战,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英姿,怕是全欧洲也再找不到一个能跟他媲美的君主。

东罗马帝国自知无力抵挡西葡两国的双面夹击,只得开城投降,两国也并没有占领罗马帝国的一分土地,只是告诫他们的王室和人民安居乐业,不可再有复仇的想法。

公元5世纪初,罗马帝国正式宣告灭亡。各帝国又昂起了头,开始各自发展。看似相安无事,实则暗地里却波涛汹涌。

葡国王室喜循规蹈矩,在自己的国土上安心发展经济、与亚洲的贸易、并只求自保。而西拔牙自那位明君因疾病过世后,王室大乱,因国王并没有儿子,在慌忙间将国王哥哥的孩子安上了王位,这位国王虽才二十出头,但野心勃勃,他对自己国家的军队和其他一概不知,却一心想要向各方拓展领土,妄图像罗马帝国那样占领欧罗巴,这当然是有违和平条约的,然而在利益之下,他不听忠言。要想扩展疆土,葡萄牙就是挡在西拔牙前的绊脚石。西拔牙的国王对此耿耿于怀,不听内阁劝阻的他,擅自下令派出军队,向葡萄牙进发。

结果可想而知,菲戈一世只带重骑兵五千、士兵两万,就歼灭了浩浩荡荡跋涉而来的十万西拔牙军队,而可怜的西拔牙国王也被菲戈的儿子塞尔吉奥一箭射中腹部,在逃回的路上就不治身亡了。西拔牙的兵士们有自知之明的都投降了葡国,在士气正旺的情况下,菲戈决定大军掉头,直取西拔牙的首都马德里。

当缓缓流淌的曼萨纳雷斯河穿过伊比利亚半岛的中心,“欧洲之门”马德里便渐渐浮现在眼前。南欧高原炽烈的阳光给予了马德里热情似火的气质,也许不甚优雅,但足以俘获菲戈一世的心,他想占有这个美丽的城市,附带西拔牙整块的领土。

他实现了这个愿望,当然了,他必然能够实现,葡国的军队与人民团结一致,而西拔牙的人民早就不堪王室税务的过分征收,民心所向之下,他们更希望邻国的君主能掀翻这王室,带给他们更好的生活。于是在短短几个月内,菲戈所踏足的每一片土地,都不再属于西拔牙。帝国旧篇章的结束,也就代表新篇章的伊始。

伊比利亚王国终于抹去了历史的尘埃,它融合了葡萄牙、西拔牙、安道尔以及直布罗陀,面积甚广,物产丰厚,更重要的是,再也不会有战争了。

然而就在这举国欢庆之余,马德里王宫内却传出了骇人听闻的消息。伟大的伊比利亚开国国王,英勇异常的菲戈一世,被人刺杀于床榻之上,王室虽竭力封锁消息,然而流言蜚语还是不胫而走,杀死国王的,正是他已立为储君的大儿子,克里斯蒂亚诺!伊比利亚新王朝的国王后来回忆说,每每想到那匕首穿心的痛快,他都激动地彻夜无眠。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开始都是惊讶到说不出话,菲戈一世是那么杰出,本应还可统治帝国几十余年,却没曾想竟被自己亲生儿子了结了性命,于是,怒火在人们心间燃烧,直逼马德里王室。

但这对于早就准备好谋反的克里斯来说,不足为虑。他在马德里郊外培养多年的骑士军团不是白吃饭的,本就操劳于菲戈一世葬礼的大臣宫人们,对于克里斯势不可挡的气焰,只好哀哀叹息。伊比利亚王朝在菲戈一世的死亡以及众人的倒戈后,迎来了新的章节-----此之谓新王朝。

新王朝的克里斯一世重新对内阁进行换血,如同十几年前他父亲一般,身边尽皆是自己的心腹。与他从小竞争的兄弟塞尔吉奥,在菲戈被刺杀的那夜身在里斯本,连日赶回来的他,骑着马一路直抵前厅,在他见到克里斯的那一刻,他一箭射向克里斯,却被首席骑士安德烈舍甫琴科挥剑挡下,克里斯也早料到他的弟弟会回来找他算账,不过克里斯并不怕他,他自恃他要比塞尔吉奥优秀百倍,也的确是这样,失去理智的塞尔吉奥不是克里斯的对手,一顿威逼利诱,塞尔吉奥被赶出马德里,举家迁往塞维利亚后,名义上是国家亲王的他,实则拥有了公爵的权利。但如此,他仍大病了一场,从那时起一蹶不振。

安顿好一切后,克里斯择日便登基,他本不信奉天主教,然而在外界压力下,他还是选择前往教堂接受教皇的任命,不过他不像以往欧罗巴各国的国王,畏惧教皇的权威。正式成为国王后,他就颁布条令,严厉禁止教会越权,否则一概下狱,重则砍头。

克里斯又大肆修缮马德里王宫,本来拥有一千个房间本就奢华的皇宫,被增加至两千八百个,走进王宫,能看到各种绚丽的水晶宫灯、精美的地毯、华丽的墙壁装饰和镶着金边的镜子,让人眼花缭乱。克里斯更是让大批画家为天花板作绘,各地各国工艺品更是数不胜数。置身于这样的王宫,让克里斯内心得到极大满足。

有了宫殿,就该有人入住了,克里斯的情人宠妃皆是男子,这虽令王宫外许多年轻娇媚的女子瞠目结舌,不过却给了想要接近王权的男人们机会了。一时间,马德里王宫大门外挤满了英俊的男人,争相想要与国王见上一面,骑士军团哪会给这些平民机会,渐渐地,也就没有人敢再来了。

不过,国王的这种喜好却得以在民间大肆传播,同性之爱本不为人所支持,但连国王都喜欢同性的基础之下,相爱的两人不再惧怕于性别的困扰,束缚也减轻许多,自由恋爱的风气传遍伊比利亚大街小巷,这一点赢得了民心,克里斯不正当的上位也渐渐被人们遗忘,再加上殷实的国库和税收的缩减,人民甚至都开始拥戴这位年轻的国王。

这正是克里斯所渴盼的,他最终得到了这帝国,国事也有内阁和议会操劳,自己终于可以闲下心与所爱的人玩乐了吧?

克里斯后来回忆道,他那时的想法真的很单纯。不过费尔南多和里奥内尔的出现是他未曾预料到的,他本以为他会与他的王后厮守终身,然而事态却悄然变化,王宫里风云骤变,他无力控制。

克里斯叹了口气,他说自己对他的男宠们都付出了真心,然而这片真心无疑伤害到了每一个人。

最不该的就是伤到他,克里斯默语,他的眼中涌现无尽的悲伤。他望向窗外,王宫后花园里的溪流终年不变的静静流淌,而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却再也不能陪伴在自己身旁。

王后里卡多的肖像画静静挂在王座后方的墙上,油画中的男人,眼中似有繁星,他轻扬嘴角,永远绽放着同样的微笑,看着站在画前的国王。

 

 国王也微笑了。

TBC

谢谢你的阅读!希望你喜欢我的文字!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