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伊比利亚后宫传简述及序言(罗all开后宫/主卡配罗水托罗托C梅)

作为一个文笔真的不太上得了台面的小透明,却不小心开了个脑洞,关于足球同人,我个人萌过很多,然而一直萌的就是水托,卡配罗曾经爱的痴狂,但渐渐有些淡了,不过这两对之间的微妙都令我感动,所以拼死开了这个坑,罗all不止标题这三对,但是主要写的还是这些。托妞作为我四年前爱上的第一个球员,决定以他为主角来写,他是天使啊,我真的很希望能把他写好。另外,可能还会涉及少部分无关于伊比利亚的CP,不会出现BG。很感谢你愿意点进来看一看!真的很感谢,一个阅读量都是对于我最大的鼓励。那么,开始吧!

 

简述:《伊比利亚后宫传》以费尔南多托雷斯为主线,辅以王宫内诸多男子的情感纠葛,阐述伊比利亚新王朝国王与他的情夫们的风流史。年代纯属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hapter 0

 

 

 

“那么,这就是你的一生了?”少女缓缓搁下笔,仔细吹吹还未干透的墨迹,抬起头用蹩脚的西拔牙语说道。

“可以这么说。”回答她的是一个毫无任何起伏的男声。“从离开王宫到现在,我的生活平淡无奇,余生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奇迹出现。所以,我短暂的一生,也就那么十几年。”

“是吗?这么悲观?”少女轻轻卷好羊皮纸,拿一根细绳捆紧后,轻轻叹了口气。

“不,这不是悲观,这算是对我的恩赐了。”男人继续说着,眼神始终盯着壁炉里噼里啪啦的火焰,火舌的舞姿在他蔚蓝的瞳孔中呈现。

少女踌躇了一会儿,张口却哑言,她只得站起身,收拾好所带来的纸笔,取下挂着的毛斗篷,穿戴好一切后,徐徐转过身来。

“谢谢你愿意抽空,能记录你的一生,是我荣幸之至。”少女向他行了宫廷礼,“你仍旧是王室的一员,托雷斯子爵。”

 男子把目光从炉火移向少女,“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随后他也起身,回了一礼,“也是我荣幸之至。”

少女推开门,一股夹杂着鹅毛般雪的寒风涌进温暖的小屋。她打了个寒颤,系紧了斗篷,低头一看,地上已是铺满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这是她在马德里渡过的第一个冬天,也是最后一个,明日她将乘船返回中国,去整理完她这几周来在这间小屋里书写下的每一个字符,并且再也不会踏足欧罗巴大陆。少女是奉当朝圣上圣旨前来,探访伊比利亚国王,并记录他的人生,而结束完这一使命后,她却没有立即离去,而是选择寻到这离王宫几十英里之外的狩猎场,与国王曾经最为宠爱的人见上一面。

这想必是此生记忆最深刻的时日了,少女背起装满纸卷的羊皮包,在雪白的大地上踩出一个脚印,在迈出第二步前,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去。

男子始终站着,两手后背,不失作为子爵的风度,他露出疑惑的深情,眯着眼看着少女。

“子爵,你的金发,真的很美。”少女颇有些难堪的说道。“我们那里的人啊,都是乌黑的发色,再无其他。”她露出一个笑容,向男子颔首。

男子的眼神出现了异样,少女观察到了,那是她这些日子以来从未见过的,那是种温暖,可以融化这凛冽冬日一切冰封事物的温暖,一个不该出现在他眼中的情感,这令少女有些惊讶,她本以为男人往后的几十年里都不会再有融化的那一刻了。

他的金发微卷曲,在火红的影辉下透着柔和的意味。拥有这头金发的费尔南多托雷斯子爵,终于绽放了一个他本该常挂于英俊脸颊的笑容。可惜这是少女最后一次得以看到了。

“他也老这么说。”子爵柔声说着,话语中尽是暖意。

“他?”少女站在风雪中,零零散散的白花在她的发间盛开。

“对,他。”子爵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那个一直深爱我的人啊。”

 少女猛然醒悟了,但她无言。拂去头上零落的雪花,她便决定真的要离开了。

“再见,祝你一切都好,托雷斯子爵。”

“再见,年轻的小姐,也祝你一切都好。”

 少女在走到森林边界之前始终没有回头,雪渐渐停了,然而刺骨的寒风仍旧打得她脸生疼。她有些想念家乡的春风,自己的情郎也还在焦急地等候她吧。不知觉加快了脚步,她轻而易举便看到了森林边依照国王吩咐等候着她的马车。

她终于鼓起勇气转过身去,竭力地向前张望。在她的视野里,那座小木屋的门没有合上,金发男子立在门前,点点白色点缀着他的金黄,为他增添了一抹沧桑,也披上了一层神秘。男人看到少女向他挥了手,他便转身进屋,关上了门。小木屋在高耸的树间,突兀却又契合。

少女久久伫立着,这一切好似一场梦,生生撞进她的脑海,金发男人将在此了结一生,他并没有告诉过她,但是她就是知道,他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了。

少女义无反顾地转身,乘上马车。

待到阳光普照大地之时,大地上的车轮印也会了去无踪,仿若未曾有人来过。

 

几天后,返回亚细亚的航船上,少女开始整理在那个她生疏的土地上所听到、看到而描绘下的每一个文字,那些文字她看着熟悉,默默读下来却又显得极为陌生,少女不曾诧异,她知道她要为当今圣上呈现的是伊比利亚王朝的历史,这画卷是她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而现在她不能有一点疏漏,也不能有一点模糊。

但,在完成这些任务之前,她要将费尔南多托雷斯所叙述给她的故事,整合成一本小说,再辅以国王的回忆。这是费尔南多的愿望,她要帮助他实现,他多么渴望能被人记住,纵使他的一生有太多过错,太多悔恨,太多他每每回首都会黯然流泪的往昔。

 

少女取出一只毛笔,摊开一张宣纸,虽说用多了欧罗巴的羊皮纸,但是她仍更习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毛笔吸饱了墨汁,却悬在半空,过了半响,终于落在纸上。

伊比利亚后宫传,少女挥毫而成。她满意地看着这几个大字,随即望向窗外,欧罗巴大陆已经消失在了天边,而汪洋还有遥远一片。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