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荀令

今天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填坑呢.

伊比利亚后宫传-内战(接上)<罗all开后宫,主卡配罗水托罗托C梅>

这是中间的部分,晚些时候更完内战的结尾。

费尔南多第一次来到王宫的前厅时,他内心就不大喜欢这个地方,不光是克里斯为了像来朝贡的各国使臣炫耀而铺满任何一个角落的鎏金碎片,那些明晃晃的颜色照的人心情烦躁,丝毫起不到任何能彰显伊比利亚国库殷实的效果。但更使费尔南多不悦的,亦或说是有些畏惧的,是那座前国王的雕像,不论他从大厅的前门走到王座,还是站到离雕像最远的地方,他都能感觉到菲戈一世那两颗被精雕细琢的眼睛,时时刻刻盯着他,仿佛早就将他完完整整看穿。费尔南多不是个不屑于历史的人,他清楚地知晓克里斯为了开创新王朝,将其亲生父亲杀死于睡梦之中,他也知晓在菲戈一世生前,克里斯就与其水火不容,甚至早就密谋谋反。但为何现今的国王愿寻来能工巧匠为他仇恨的父亲建造一座雕塑,费尔南多始终不解。

 

费尔南多走进前厅的时候,他听到里卡多在后面关上厚重大门而发出的吃力喘气声。王后现下的处境无人更比费尔南多把握得多了,他实际已名存实亡,里卡多苟延残喘般地伏在王后的位置,论宠爱,他早就不敌自己和里奥内尔,论为国王分担忧虑,也不敌和自己一同入宫的哈梅斯,在其余方面,他更几乎是一窍不通。不过,他对克里斯的爱大概是最真挚的了,宫里其余男人都爱着他们的国王,不同程度地,或深或浅,然而刚才里卡多做出的那样有失颜面的举动,令费尔南多更清晰地明白,王后是有多么爱克里斯,他不能失去他,他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这大概就是里卡多的软肋罢。

 

伊比利亚新王朝的国王克里斯一世端详着他王弟的佩剑,那是两人还是少年时,父亲嘉奖塞尔吉奥的,克里斯还记得那天,塞尔吉奥正式从见习骑士升为骑士,他骑着比自己瘦弱的身躯庞大两倍的战马,手握刺枪向他的老师一枪刺去,随即观战的观众们便爆发了热烈的喝彩声。克里斯始终对骑士这些一击致命的把戏不屑一顾,他更偏爱耍花剑,每次比剑塞尔吉奥必定输他,因为他更灵敏有头脑,而塞尔吉奥只是个有蛮力的傻小子罢了。

但当他看着父亲喜笑颜开地把自己征战欧罗巴大陆多年的佩剑赠给自己的弟弟时,他内心是无比嫉妒的,塞尔吉奥必得时不时来向他炫耀,父亲从来没赏赐过自己什么东西,而塞尔吉奥得到的爱明显比自己多出百倍。克里斯死死地盯着那把佩剑,上面有多少人的鲜血,他不在乎,他把它看作自己那偏心的父亲,他希望它当即断掉。

可惜它始终坚不可摧。如今这把佩剑架在自己的脖颈上,而握着他的人依旧是他明争暗斗了一辈子的四弟,塞尔吉奥。

“你以为,你单枪匹马到这里,就显得自己很高尚了吗?”克里斯嗤笑,“杀了我就能做国王了?你脑子够用吗。”

“闭上你的嘴,克里斯,我想杀你就杀你,你无非在年少时赢过我几次,现在我的水平早就逾越你了。“塞尔吉奥冷静地说。

“那可真叫人感到害怕啊,我们那死去的父亲要是看到他最疼爱的小儿子现在有多出息,一定会感到慰藉的。”克里斯哈哈大笑起来,好像他的脖子上什么利器都没有一样。

塞尔吉奥气得发抖,他握剑的手止不住地打颤,脖子上的静脉抖抖地立起来,眼中喷出火焰,似乎要把克里斯烧成灰烬。“你杀了他,克里斯,你连杂种都不如。”塞尔吉奥咆哮,“你算个狗屁的国王,你就是个窃贼,偷盗了父亲的一切,蒙蔽了他的子民。我早就想着要为他报仇了,为今天我等了多久了!”

克里斯眼中还有笑意,“得了吧,我的好兄弟,你不用这么大义凛然,我知道你的目的,你是为了夺回你的爱人。你可真是个浪漫的可怜王子啊。”

塞尔吉奥睁圆了眼,他不自觉地将佩剑的利刃贴紧了克里斯的脖子,丝丝鲜血从克里斯的伤口渗出。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心中的怒火以及被人看穿的那种羞辱如猛兽一般啃噬着他的理智。“我现在就杀了你!”塞尔吉奥举起了佩剑。

“放下剑,塞尔吉奥拉莫斯。我以国王男宠的身份命令你。”

 

  TBC

  非常感谢各位的阅读!

 

评论

热度(14)